扫码下载本站手机APP客户端,看片更轻松,更流畅!

【叹息的蔷薇】(19-20)作者:墨染空城

字数:9211

              第十九章趁火打劫

  看得出素云对自己的态度已经大为改观,语气也亲切了不少,让陈总心中暗喜。可是,过了今天之后,她是否又会故态萌发呢?现在她只是感激自己没有落井下石而已,未必就认可了自己和依晗的关系。陈总想了想,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也许还应该再加上一道保险……陈总大胆地握住了她的手,「素云,那我就推心置腹的跟你说啦。我知道你这两年过得也是挺不容易的,你为那个家付出了一切,既要在店里帮忙,还要照顾婆婆,晚上还得指导小华的学习,你真是一个贤妻良母啊。」

  素云脸一红,下意识地想要甩开陈总的手,可是听到他后边所说的话之后,不由得心中一阵激动,原来陈总才是最了解自己的男人啊,素云心中产生了温暖的感觉。街坊邻居只会说她每天不用上班,整天在家当一个舒适的家庭主妇,实在是过着神仙般的生活,她们又哪里知道自己内心的痛苦啊……「素云,我还听依晗说了,因为叔叔的病,你一直跟他分房睡,这里面的心酸我完全明白的,外人哪里知道你心中的痛苦呢?你还那么的年轻,身材还保持得很好,这种生活确实比较煎熬,我真的相当佩服你对家庭的这种无私奉献精神。」陈总继续玩弄着煽情的招数。

  素云脸羞得通红,她完全没想到陈总敢对她出这种话,原本这样的讨论绝对不可能发生在丈母娘和未来女婿的身上啊。「依晗也真是的,这种事情怎么可以告诉你呢?真是羞死人了。难怪都说女生外向,果然一点也没错,看得出她真的很爱你……唉,这也是我当初自己的选择,无论什么样的结局我都必须要去承受,这就是我的命,无论怎样我都会一辈子照顾好我的家人。」素云无奈的说,陈总也看到了她内心坚强的一面。

  听着素云略带伤感的诉说,陈总看到了她内心的无助,明白她是不得不装出一副强硬的外表,这样才能掩饰自己内心的羸弱,陈总忽然对这个女人刮目相看了,还产生了一丝奇异的感觉。

  想到素云刚才裸体时候的样子,陈总内心一阵激动,他居然大着胆子把手伸进了被子里,轻轻抚摸着她的大腿,「素云,你身上的皮肤还是像少女一样的光滑哦,一定还有不少男人为你而倾倒。」

  素云全身抖动了一下,脸上神情相当的慌乱,她抓住陈总的手想往外拉,「哲航,你怎么可以这样?我、我可是依晗的母亲啊,你不可以乱来的。」
  「我没有乱来,我只是想让你知道,你依然是一个相当有魅力的女人。你忘了刚才我已经看过了你的裸体么?你虽已年界四十,但身材修长苗条,五官深邃立体,年轻时一定比依晗更加的漂亮。」陈总知道没有哪个女人不喜欢男人夸她漂亮,这一招可说是屡试不爽。

  素云羞得双手遮到了脸上,「讨厌,不要说刚才的事情啦,你还嫌我不够丢人么?再说我都半老徐娘了,哪里还有什么魅力可言,你就别拿我寻开心啦!我家晗晗才是真正的美女呢,你一定要好好的珍惜她。」

  「你们母女二人各有各的美,一个是丰满诱人,一个是苗条知性,我同样非常的欣赏。你们两母女真是两个极端,一个下面滑洁无毛,一个却茂密的像片森林。来,让我摸摸看,你们那里是不是都那么容易出水?」陈总坏笑着把手顺着素云大腿内侧一路向上,手指已经按在了她的阴户上。

  素云低呼了一声,两眼乱了神的看着陈总,还紧紧夹住了双腿,「哲航,我们真的不可以这样的,我不可以对不起晗晗,更加不能对不起老公。」素云内心相当的纠结,这要是放在今天之前,早就一巴掌扇到陈总的脸上,还会打电话让女儿回家,要他们马上分手。但现在局面已经完全不同了,她在陈总面前再也无法装出强硬的一面,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柔弱的小女生,有把柄被对方抓着,在情郎面前半推半就的不敢做出真正的反抗,生怕对方会生气。

  「素云,我如果只是为了发泄自身的欲望,我晚上找晗晗就可以了,她会满足我任何的要求。但现在我想要满足的是你,我希望能让你快乐。你现在是在广州,不需要再受到之前家庭伦理的束缚,你就当给自己放了个长假,在这里自由自在享受那份只属于自己的快乐!」陈总把两根手指插进她的阴道之中,不停地抠了起来,原本就湿渌渌的小穴变得更加的泥泞了。

  「啊……哲航,手指不可以乱动啦,人家会受不了的……啊……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是咱俩如果真的发生了关系,你让我如何去面对自己的女儿啊,我怎么可以跟她的男朋友上床,那也太……啊……哲航你就饶了我吧……啊……」素去不停的呻吟起来,双手勉强扯着陈总使坏的手,下身却不自觉地扭动了起来,她知道自己只是在做着无谓的抵抗。

  陈总这时候已经是色迷心窍,只想享受一番占有人妻的感觉,享受占有丈母娘的那种刺激,他完全丧失了理智。心想你平时在我面前表现得越是强硬,越是冷若冰霜,我就越想狠狠地侵犯你,把你的伪装和自尊一丝不漏的给剥下来,我要看到你内心真实的一面!就像你的女儿,当年还不是在我面前故作矜持,可是现在呢?晚晚都主动对我投怀送抱的!陈总得意的想着。

  陈总另一只手撩起她的上衣,「让我看看你的咪咪有多美,刚才进门的时候只顾着看你下面了,嘿嘿。」

  素云脸上一阵晕红,双手遮在自己的乳房上,「人家的咪咪不大……根本就比不上晗晗的,乳头颜色也很深,你看了之后会嫌弃我的……呀,你的手指,插得太用力啦,搞得人家好……好舒服……啊……」

  陈总微笑着拉开她的手,宽大的手掌在她的乳房上揉捏着,「不会啊,我觉得挺美的,大小适中,握在掌心里很舒服。特别是乳头又大又长,看着很性感,捏起来真的好有感觉!」陈总狞笑着把她的乳头提了起来……「呀,你弄疼人家啦。不过……不过我喜欢,我从来没有体验过这么奇妙的感觉,你的手指搞得我……搞得我全身都酥麻了。哲航,人家、人家想要……用你底下那根又大又硬的……」素云说到最后羞涩地低下了头,不敢再去注视陈总的目光。她压抑多年的情欲已经完全被陈总挑动了起来,再也无法遏制了。

  陈总愣了一下,心想你又是怎么知道我小弟弟的尺寸的?说不定我是根牙签呢。陈总抽出了湿渌渌的手指,三两下把裤子脱了下来。素云的眼神马上亮了起来,再也无法从肉棒上面挪开了,她的眼神变得更加的饥渴,「哲航,快点进来,人家受不了啦!」

  陈总淫笑着把素云横七竖八沾在阴户上的阴毛分开,龟头分开她两片有点发黑的小阴唇,在潮湿的小穴上蹭个不停,就是不插进去,故意欣赏着素云脸上痛苦的表情,「你说清楚点,我不是太明白你的意思。我可是你未来的女婿哦!你到底想要我干什么?」

  素云这个时候哪里还顾得上两人是什么关系,早就抛开了人世间的道德伦理,也顾不上辈份什么,千娇百媚的白了他一眼,「坏家伙,故意吊人家胃口,再这样我可真的要生气了!啊……阿航,你快点给人家啦,我、我要你用大鸡巴把人家的小洞洞给填满!啊……讨厌,我怎么会说出这么色情的话来,你、你这样总该满意了吧?」

  陈总一脸的兴奋,腰部一用力,整支肉棒就没入了素云的小穴之中。素云发出一声舒服的呻吟,脸上表情无比的陶醉,还拉着陈总的双手放到自己的乳房上,下身不断地扭动热烈的逢迎着。

  陈总狠狠地操着她,内心感到一阵巨大的满足,心想你之前在我面前装得那么高冷和不假辞色,说话又那么的刻薄,现在还不是被我操得呱呱叫?现在我想怎么玩你都可以,真是什么郁闷都烟消云散了,想到这里,陈总插得更加深了,还用力掐着她那两颗有如大黑枣般的乳头。

  素云的小穴当然比不上依晗那么的紧致,但她浓密的阴毛和肥厚的阴唇还是相当的性感,再加上素云特殊的身份,这种偷情的快感相当的刺激,足以让陈总乐不可支了。他拼命抽动着肉棒,还拿起跳蛋按在了素云的阴蒂上,素云发出了大声的尖叫,双重的快感让她感觉就快要疯掉了!

  没多久素云就尖叫着泄了身,下面抽搐了足足有十几秒,双手还揉搓着自己的咪咪,脸上红扑扑的,表情既淫荡又满足。从昨晚到现在她的欲望已经压抑了太久,因此才会那么容易就让陈总得手。很显然,她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体验过如此酣畅淋漓的性爱了,所以才会有如此激烈的反应。

  「素云,我可以射在你里面吗?」

  「你想怎么射都可以,生完小华之后我就结扎了。哲航加油,你的棒棒膨胀得好大啊,把人家下面撑得好难受,呀!你都顶到人家里面去了,啊……」素云再次呻吟了起来。

  射精之后陈总舒服地躺在了床上,双眼望着天花板,呼呼喘着粗气。中间不过相隔了短短的几个小时,他居然把母女俩全都给上了,这实在是太有征服感了。照这样来看,接下来的日子可有得玩了,素云显然已经被充分调动起了内心淫荡的一面,在陈总面前很快就无所遁形了。女人一旦放开了怀抱,那绝对比男人更加的放纵、更加的毫无保留。

  素云像八爪鱼般缠了上来,把头靠在陈总怀里,手指抚摸着他坚实的胸膛,「我知道自己变成了一个荡妇,我对不起女儿,更加对不起自己的老公。可是我不后悔,你让我再次成为了一个真正的女人,让我重新体验到了身为女人的乐趣,阿航,谢谢你。」素云眼神充满了温柔。

  陈总轻轻抚摸着她的秀发,心想把你给操了还要多谢我,那我也太划算了。「素云,你就把这里当成是世外桃源,忘记自己的身份,在这里尽情的享受吧,让我暂时取代你老公的位置,好好补偿你这两年来缺失的性爱,好不好?」
  「真的?你可不许骗我。我还在担心你玩过我之后,就对人家没有兴趣了呢。」素云双眼放着光。

  「你的身体如此诱人,我怎么玩都不会厌烦的。咱俩以后快乐的日子还长着呢,在床上我还有数不清的招式等着用到你身上,你准备好了吗?」陈总再次把手指插进她黏糊糊的小穴里。

  素云呻吟了一声,高兴地点了点头,和陈总热吻到了一起。这个时候,她已经把对方当成是自己的灵魂伴侣,她更加忘记了自己来广州的真正目的。

  当陈总抽出手指想去按摩她阴蒂的时候,素云忽然轻呼了一声,「哎呀,里面的东西怎么这个时候才流出来,一定是你射得太深啦!快、快给我纸巾,要不然就流到床单上了。」素云赶紧用手掌接住了流出来的精液。

  陈总笑着把整包纸巾递给她,一边饶有兴趣的欣赏着她擦拭着自己的小穴。那两片肥厚的小阴唇被自己干得有些松驰,向两边微微张开,还能看到里面粉红色的肉芽,乳白色的精液不停的涌了出来,就连阴毛上面也沾了不少。

  素云忽然发现陈总一直盯着自己的下身,脸上一阵发烫,把身体转到了一边,「讨厌啦,不要看,人家下面被你搞得一片狼藉的,难看死了。」

  陈总淫笑着把手摸上她的屁股,「怕什么?你全身上下早就被我研究得一清二楚了,还怕被我看?」陈总心想身材苗条的女人还是有好处的,年界四十皮肤也不会显得松驰。

  陈总正在考虑要不要调戏她一番,这时候床头柜上的手机响了起来,原来是公司在催促他去上班了。素云眼神中充满了失望,轻声的说道,「你要走啦?」
  陈总回过身来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咱俩以后有的是时间亲热呢,你在家好好休息一下,乖乖等着我回来。」陈总坐起身来,准备把裤子给穿上,这时候才发现肉棒上还是黏乎乎的,还沾着不少的淫水和精液。

  「素云,递两张纸巾给我。」

  「哎呀,纸巾都让我给用光啦,我到外面去给你拿吧。」素云刚坐起身来,才发现自己底下也是光溜溜的,得先把裤子给穿上才行。素云瞄了陈总一眼,脸上忽然露出一个调皮的表情,她趴到了陈总下身,对着肉棒又舔又吸起来,表情还相当的陶醉。

  陈总满意地抚摸着她的秀发,心想素云骨子里果然是个骚货,这么快就展现出淫荡的一面,看来她已经打算把身心全部交给自己了。接下来自己想怎么玩就怎么玩,算是弥补之前被素云冷嘲热讽所受到的伤害。

  素云把陈总的疲软的阴茎舔得就像刚洗完澡出来的样子,陈总感觉又开始有点硬梆梆了,再待下去非得再干一炮不可,还是早点溜之大吉为妙,上午已经耽误太长时间了。

  素云依依不舍地送他出了大门,这才回到了卧室,坐在床上呆呆出神,感觉有些魂不守舍的。随着身体快感的逐渐消失,素云开始冷静下来,明白自己背叛了家庭,背叛了老公,更加背叛了自己做人的原则……刚才发生的一切,对于自己而言究竟是福是祸?会不会一失足成千古恨呢?她忽然把自己蒙到了被单里,轻轻的抽泣了起来,她也说不清楚这到底是喜悦还是愧疚,也许两者皆而有之吧。
  她在浴室里不停的冲洗着身体,一遍又一遍。她不怪陈总,一切都是她自己的选择,她必须一个人去承受接下来可能会面对的后果。她甚至想到了要不要明天就逃离广州……可是很快的,脑海里马上浮现出陈总用肉棒干着自己那销魂的画面,高潮时那腐骨蚀心的快感,她犹豫了,她舍不得现在就离开,她还想再多享受一段日子。老公,依晗,请你们原谅我吧……下班陈总和依晗回到家里,心想从今往后再也不用看素云的脸色过日子了,真好。没想到一进门就让他大失所望,素云还是那么的冷淡,跟她打招呼也没有反应,只是接过了依晗手里的包包,对着女儿嘘寒问暖的。

  陈总愣了一下,这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吃晚餐的时候,素云还是像往常那样只给自己和女儿乘汤,陈总面前的碗依然是空荡荡的。陈总偷瞄了一眼,心想这是演给谁看啊,我看你还能装多久,陈总用脚在桌子底下偷偷碰了一下素云的脚,没想到她迅速把脚缩到后面,脸上依旧没有任何的表情。

  晚上趁着依晗进浴室洗澡,陈总溜进客房,从身后一把抱住了素云,还想跟她亲热一番,感觉上午只是草草了事,还没有真正体验到这个熟女的味道。
  没想到素云一把将他给推开了,脸上还带着一丝愠怒,跟上午简直判若两人。想到依晗很快就会出来,陈总也不敢造次,无精打采地离开了房间,心中一阵恼怒,上午发生的一切该不会是在做梦吧?这娘们怎么翻脸比翻书还快?早上还钻在我怀里撒娇,转眼间又变成之前那个尖酸刻薄、无理取闹的刁蛮女人了。她该不会是把我当鸭了吧?只是利用我来满足自己身体的欲望。

  睡觉的时候依晗靠在他怀里,「我看你今晚有些不开心,是不是我妈又惹你生气啦?你大人有大量,不要跟她一般计较,最多母债女偿,你有气都发到我身上就好了,我让你玩个够,好不好?」依晗温柔的说。

  陈总紧紧搂住了她,心头一阵的愧疚,心想依晗对自己那么好,几乎是百依百顺,自己居然还去勾引她的母亲,实在太不是东西了。可是大错已经铸成,只有以后再慢慢弥补女友了。看样子我跟素云今后也不会再发生些什么,希望能够相安无事吧。

  依晗不停亲吻着他,还把手伸到他的下身,「亲爱的,今晚你想怎么欺负我?人家保证不会反抗的。」依晗看到陈总没有说话,心中还是有点担心,因此想用做爱来让对方高兴一点。

  陈总低下头跟她热吻了一番,以此来掩饰内心的愧疚之情,「晗晗,今天工作不是太顺利,有点心烦,这跟你母亲没有关系,你不用担心。今晚还是早点睡吧,我有点累了。」说完在依晗讶异的注视之下熄灭了床头灯。今天早上刚刚跟未来丈母娘干了一炮,现在无论生理还是心理上都感觉不是太舒服,还是早点休息为妙。

             第二十章如胶似漆

  第二天上班,陈总有些心烦意乱的,他也搞不懂为什么会这样,昨天自己已经占到便宜了,还想怎么样?还希望素云会一直迷恋自己?她毕竟还要顾及到家庭,不可能长期跟自己保持特殊的关系。更何况,说不定她现在恨死我了,恨我昨天故意挑起她的欲望,恨我趁人之危坏了她的名节。

  临近中午的时候,陈总忽然接到素云打过来的电话,要他中午回家吃饭,语气还是那么冷冰冰的,听不出她真实的意图。陈总愣了好一会,心想这唱的又是哪出啊?难道想找我回去谈判,难道她还是要我离开依晗,觉得我的人品有问题?确实,我连未来丈母娘都敢上,以后还怎么让人相信我会一辈子对妻子忠诚,相信我不会出轨?陈总感觉背脊上全都是冰凉的汗水。

  陈总心怀忐忑地打开了房门,没想到素云一把就飞扑到了他的怀里,还对他亲吻个不停。陈总这下真是彻底的傻眼了,这女人是二皮脸吧,怎么突然又变回到了昨天上午的状态?该不会是人格分裂了吧?

  陈总轻轻推开了她,「你昨晚不是对我不理不睬的吗?还装出一副凛然不可侵犯的样子,现在怎么装得那么热情?云姐,你别玩我了成不成?」

  素云妩媚的瞄了他一眼,「哲航,我哪里敢玩你啊,我只有乖乖被你玩弄的份。」说完还拉着陈总的手放到自己的胸部。

  「你这个骚货,是在玩川剧变脸吗?不管你在耍什么花样,我先占点便宜再说!既然你想玩,咱俩就玩个痛快!」说完对着她热吻了起来,还把手伸进她的裤子里。

  素云呻吟了一声,轻轻抓住他的手,「哲航,饭菜都准备好了,再不吃可就凉了。昨晚是我不好,吃完饭你想怎么惩罚人家都可以。」

  「我不吃饭,我就想吃你底下那颗黑鲍鱼!」陈总笑嘻嘻的说。看到素云一脸温柔的样子,他终于松了一口气,看样子不像是鸿门宴啊。

  「讨厌,又在取笑人家了,快来吃饭,听话,待会云姐才会好好的疼你哈。」素云拉着陈总的手,并肩坐到了餐桌前边。

  陈总愣了一下,餐桌上摆放的居然都是自己平时最喜欢的菜肴。「清蒸桂花鱼」、「油焖大虾」、「清炒芥兰」,还有一碗「酸菜蘑菇汤」。全都是些比较清淡的菜式。

  「素云,你是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这些的?」陈总讶异的问道。

  「我昨晚问了依晗啊,当然我是假装不经意问到的,我还怕她起疑心呢。哲航,以前真的很对不起,明知道你不能吃辣,我每天还故意炒那么多超辣的湖南菜,就是为了让你难受、让你心烦。我再也不会这么做了,我一定会好好的补偿你。」素云拉住了陈总的手。

  陈总激动的吻了她一下,现在心头的那块大石终于放下,顿时感觉胃口大开,兴高采烈的吃了起来。素云在一旁温柔的看着他,还不停把剥好的大虾放到他的嘴里。看到陈总吃得津津有味,素云开心的笑了,一脸的欣慰,就像在注视着自己的小情人。

  素云吃了小半碗饭就说饱了,坐在旁边以手支颐静静的注视着他,看来自己的手艺还不错嘛,显然饭菜非常对他的胃口。素云其实是为了保持身材,她总是觉得自己有个小肚腩不太好看,特别是在穿连衣裙的时候。没办法,大部分女人生过小孩之后都很难避免。

  看着陈总还在那细嚼慢咽的,素云嘟起了小嘴,心想你还要吃到什么时候嘛,待会你又要回公司去了。素云忽然灵机一动,脸上露出一个调皮的笑容,一矮身钻到了桌子底下,伸手就去扯陈总的裤子。

  陈总愣了一下,停止了咀嚼,「你不好好吃饭,躲桌子底下干嘛呢?」
  「我最喜欢吃香肠了,难道你不知道么?」说完素云就掏出了陈总的阴茎,放到嘴里舔吸了起来。心想先把你给搞硬了,待会上床才方便,可以节省好多的时间。

  陈总暗骂了句骚货,刚开始还装作若无其事的吃饭,到后来被素云搞得下体一阵酥麻,渐渐有些欲火焚身了。他再也按捺不住,把素云从桌底拉了上来,要她脱掉裤子,背对着自己坐上来。

  素云半推半就的,「怎么可以在这里亲热,还是等你吃好之后到卧室里去吧?」
  陈总哪里管她,将龟头对准她的阴户,双手往前抓住她的乳房,下身用力往上一顶,只听扑哧一声轻响,肉棒就没入到素云湿滑的小穴之中。素云呻吟一声,眼神迷离,回过头来向陈总索吻,两人就这样坐着干了起来。

  陈总兴奋地抽插了一阵,忽然停了下来,拿起筷子夹了块鱼肉放到嘴里。素云回过头来幽怨的看了他一眼,心想这个时候怎么还顾着吃东西啊,做事一点也不专心。

  陈总又夹了一块放到素云嘴里,素云只好吃了下去,「阿航,继续干我啊,人家还要,别只顾着吃啦,真讨厌!」

  「素云,你昨晚为什么对我那么冷淡啊?」陈总一边继续抽动着肉棒一边问道。

  「在依晗面前,我如果……啊……我如果一下子对你转变了态度,她、她一定会起疑心的,啊……我当然得保持之前的样子啦,你、你不要怪我,咱们得循序渐进才行,不能太过显眼了。啊……再用力一点,我、我好像就要高潮了……」素云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

  陈总心想原来如此,她倒也算细心。陈总狞笑着把素云的上身按到了地上,让她双手撑着地板,屁股翘得老高,用后进式对她展开最后的进攻,双手还用力拍打着她雪白的屁股,搞得素云大声的尖叫着。

  没过多久素云就高潮了,整个人瘫倒在了地板上。陈总蹲到她面前,抬高她的一只大腿,用侧进式开始了最后的冲刺,「素云,你中午吃得太少了,还有半碗饭没吃呢,浪费粮食是不对的,你待会必须把它吃下去。」

  素云一边呻吟一边抬起头看了他一眼,不明白他忽然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陈总死命抽插了几下拔出肉棒,走到餐桌前,狞笑着将精液全部射到了素云的饭碗里面,就像浇了一圈乳白色的沙拉酱。

  素云挣扎着站了起来,整理着身上凌乱的衣服,红着脸注视着陈总,「你、你到底想干什么?这、这也太变态了吧?」

  陈总喘着气坐到了椅子上,一脸的坏笑,「那你吃不吃啊?」

  素云犹豫了一下,又狠狠的白了他一眼,她在陈总面前早已变成了一个温顺的小女生,为了能够得到他的宠爱,无论什么要求都可以满足他,只为了不时能够得到他的宠幸。

  素云昨天上午替陈总口交之后,总算是克服了心魔,对精液不再反感,虽然她还是觉得把它喷到饭碗里有些恶心。可是没有办法,为了取悦这个情人,她必须满足他的要求,这样她才能够得到更多的欢愉。素云就好像「漂亮朋友」里边的瓦尔特夫人,已经被欲望冲昏了头脑,对陈总产生了无法遏制的依赖和迷恋。
  素云坐到陈总身边,妩媚的瞄了他一眼,用筷子把精液和米饭轻轻地搅拌了几下,接着一小口一小口的吃了起来,脸上居然还露出津津有味的表情,装出好像真的很好吃的样子。

  陈总果然大为感动,搂着她的肩膀,另一只手在她身上不停地爱抚,以示赞许和嘉奖。

  素云忽然夹起一小口米饭递到他的嘴边,「陈总,加料的米饭真的很美味哦,你也来试一下吧?」

  陈总吓得脸都绿了,一脸的尴尬,「我、我已经吃得很饱了,还是改天吧。这东西很补的,我好不容易才射了这么多出来,给女人吃最适合了,下次我也尝尝你美味多汁的鲍鱼哈!」说完把筷子推到她的嘴边。

  素云千娇百媚的白了他一眼,三两下将碗里剩下的米饭扒光了,还把碗倒过来递到陈总面前,居然一粒都没有剩下,就差用舌头舔一遍了。

  「哲航,你说人家今天乖不乖?你打算怎么犒劳我?」素云舔了舔嘴唇撒娇着说。

  陈总在她脸颊上拧了一把,「让我先喘口气,待会我们再战个三百回合!」
  陈总坐到客厅的沙发上,舒服地翘起了二郎腿,脚尖轻轻晃动着,嘴里还哼着小曲,心情甚是得意。

  素云乖巧的为他送上报纸和一杯清香的绿茶,就像是一个贤惠的妻子。这让陈总有些飘飘欲仙起来,母女双收的感觉可真好啊,一个活力四射,一个温柔贤惠,这要是放在了古代,自己可算是坐享齐人之福啊。

  素云收拾好餐桌,又手脚麻利地把厨房清理干净,这才坐到陈总身边,双手挽着他的胳膊,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

  陈总在她脸上亲了一下,又看了看手表,「我们还有半个钟头的时间,要不要再来一炮?」

  素云脸上一红,轻轻拍了他一下,「讨厌,不要说得那样粗俗啦。算啦,我可不想让你太过劳累,你在公司已经很忙了,咱们聊聊天就好。」

  「云云你可真贴心,我真的好爱你!可是接下来这半个小时咱俩应该干点什么呢?」两人之间的称呼真是越来越亲密了,陈总再次把手伸进她的上衣之中。
  「讨厌,没大没小的,居然敢叫人家的小名!」素云露出了小女人娇羞的神态,脸上充满了无尽的喜悦。很快客厅里又变得春光无限了。

              【未完待续】

[ 本帖最后由 clt2014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很Q的电鱼 金币 +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