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下载本站手机APP客户端,看片更轻松,更流畅!

【梦想之都】(179)作者:ray1628

字数:531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Chapter179尸体

  到了下班的时间,司徒帼英想起刚才的窘样,只好有意地拖慢自己的动作让那高个女子先离开。当她正准备更衣的时候,久未见面的经理突然出现了。
  真的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一想到和经理的缠绵,司徒帼英的脸已经刷一下又再红了起来。经理似乎也没有在意司徒帼英的表情,只是高兴地道:「你在这就好了,还以为你走了。先不忙换衣服了,赶紧上来房间那先玩玩再说!」

  虽然已经隔了好些天,但是司徒帼英当然明白经理的意思。她迟疑地道:「不、不了,我、我今天很累了!」

  「累?!累就好,累了就得放松一下!来来来,马上去放松一下!」经理不由分说,一下子已经伸手搂住了司徒帼英的腰道,「不用紧张嘛,上次不是很开心的。这次也一样,保证让你舒服得不想走了!」

  司徒帼英本想一把推开经理,但是当经理的手搂住了自己的腰的时候,刚才那条顽皮的小虫子又跳了出来。这次不是一条,司徒帼英感到像是有一窝虫子似的。她的耳朵里忽然听不见经理在说些什么,只剩下那些虫子在身体里蠕动让她浑身发麻的声音。

  电梯「咚」地一声响,经理已经搂着司徒帼英不知到了哪层楼了。司徒帼英被干扰的情绪似乎恢复了一些,不过很快就被经理半拖半拉地来到了最后的一间房间。

  房门打开后,司徒帼英一眼就看见远处有个浑身赤裸的男子抱着一团放在桌子上的东西摇摆着腰部。她有些忘了此时的处境,下意识地想看清楚那到底是什么回事,但是视线一下子就被另一人的身体挡住了。

  挡住司徒帼英视线的是另一名赤裸的男子,他一看见门开了就冲了过来道:「够效率,谢了,咋们明儿见!」这话当然是对着经理说的,经理随即好像暗推了司徒帼英一把,自己却退出了房间。司徒帼英云里雾里的样子,还没搞清楚什么回事男人的舌头已经伸入了自己的嘴巴了:「嗯……唔……嗯……」

  随即男人一把抱起了司徒帼英,走到房间里面把她放在了沙发上。司徒帼英用眼睛的余光看见刚才桌上的竟然是个人,一个赤裸的女人。

  只见那女人头部带着黑色的头罩,前臂和上臂被白布紧紧缠住,好像被截肢了一般。双腿也是同样遭遇,小腿和大腿都被绑在了一起。桌上还有一个架子,那女的就像狗一样趴在桌子上与架子绑在一起,一动也不能动。

  不过慌乱和紧张只是在司徒帼英的脑中一瞬间闪过,很快刚才那布满全身的小虫子已经让她浑身酥软,完全在男人的掌控之下。

  刚才还和那人偶互动的男子看见司徒帼英,很快也过来加入了战团,嘴里还嚷着:「那女的真不行,都不是第一次了,真的是越干越不经干,这个看起来可是上品哦!」

  这之后加入的男人也不管司徒帼英上身,搂着那一双黑丝长腿抚摸起来,甚至还用手直戳司徒帼英双腿之间。紧接着男人脱掉了司徒帼英的高跟鞋,捧着黑丝包裹的脚掌吮吸起来。

  「啧……嘶……啧……」男人好像尝着什么鲜味的东西一般,陶醉地闭起了双眼。

  「嗯……嗯……唔……」司徒帼英在两人的爱抚之下,身体情不自禁地扭动起来,像是配合着两个男人的节奏一般。

  在司徒帼英下方的男子看见她如此反应,随后就在她黑丝上撕开了一个口,用手指撩开内裤直接刺激她的阴部。

  那两根手指如同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一般,围着司徒帼英的阴部上蹿下跳,弄得那小穴很快就像是淫水泛滥的样子。

  那两男的早已是战意高昂,看见时机成熟,马上把司徒帼英从沙发上拉起来站直了身子。然后两人一前一后,前面的让司徒帼英弯下腰含着阳具,后面的就把肉棒送入了小穴之中。

  二男一女,前后相连,侧面看就如一个「H」一般。两头的男人都是赤裸着身子,中间的女人虽然套服在身,但是一双奶子已经露了出来,还有那黑丝和高跟相伴。这画面只是想想就让人激动,更别说接下来的淫水纷飞,还有「劈啦啪啦」地一场激战。

  两个男人不断地交换位置,轮流享受着司徒帼英前后两穴的温柔。而司徒帼英也完全浸淫在原始的欲望之中,丝毫没有想逃离的意思,反而是越来越积极。
  但是两个男人像是机器一般,不停地把肉棒深深地送入司徒帼英的体内。
  工作后的司徒帼英已是有些疲累,很快就要用双手紧紧拉着身前男人的腰部来保持身体的平衡。

  就在高潮来临之际,司徒帼英双腿一软,整个人就跪在了地上。两个男人如饿狼一般又扑了上去,将司徒帼英挪到沙发上对着墙壁而跪,一个站在她身后,一个跳上了沙发,继续一上一下地享用着她的身体。

  司徒帼英也搞不清楚自己高潮了几次,反正她心里就一直喊着:「爽死了……舒、舒服……舒服死了……」

  到得后来,两个男人就让司徒帼英躺在沙发上,拉起黑丝长腿来干。等到司徒帼英的黑丝上满是白浊的污垢之时,司徒帼英连眼神都变得模糊了。

  良久,仍感到有些迷糊的司徒帼英听到了一些微弱的声音,「救……救命……呜……唔……」。她爬起来一看,刚才桌上的女子仍如人偶一般绑在那,两个男人已经不知所踪了。

  司徒帼英想:「绑了那么久,手脚都麻了吧,再不松绑恐怕会出事的!」
  于是她赶紧冲过去七手八脚地把那女子卸了下来,之后摘下头套一看,竟然是她的室友欣馨。

  司徒帼英和欣馨对望了两眼,都没有说话,似乎都明白了对方一般。接着司徒帼英赶紧查看了一下欣馨的手脚,长时间的束缚令皮肤都变成了紫红色。
  司徒帼英正好借此找到话题,连忙道:「没事的,没事的,我帮你按摩一下就好!」

  回到家以后,司徒帼英已经觉得身体要散了似的。不过就算怎么疲累,躺在床上的她怎么也合不上眼。「这究竟是要怎样嘛?我现在到底是在干什么?
  先是和那几个女的,现在又和这经理还有那些臭男人扯上了,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司徒帼英觉得好像掉进了一个暗无天日的无底洞里,唯一的光线就是那三个月的期限。「难道这一切都是个陷阱?难道是那个美女社长和酒店设下的一个圈套,让我陷在这里?好像欣馨一般,分明就是留在这供经理那些人淫乐一般,哪是什么电梯女郎!」

  「对了,对了,那社长就是个扯皮条的,怪不得那什么侦探社一点生意都没有!」男人就算了,司徒帼英没想到这社长对待女性也这么狠,居然把自己推下了火坑。她忽然感到怒火中烧,不由得在床上坐了起来双手愤怒地抓起了床单。
  当怒气消失,冷静下来的司徒帼英又觉得事情不是那么简单的。首先,说这个是陷阱是说不通的。因为当初天眼根本没请人,是司徒帼英自己摸上去的。
  而且这电梯女郎的工作用的也不是司徒帼英的名字,她可以说走就走,根本不用承担什么。如果说天眼是扯皮条的,哪有用侦探社做招牌的?思来想去,唯一说得过去的就是司徒帼英只是碰巧掺和在经理和玲珑等人里面,并不是天眼有意陷害。

  不过如果这样想,那天眼是怎么运作的就又成了一个疑案。像这样一个每天闲得没事干的侦探社怎么可能支付那高昂的租金,这根本是不可能的。

  司徒帼英思绪一片混乱,无论她怎么整理还是无法自圆其说。一个问题想通了,另一个问题又来了。想着想着,司徒帼英突然想起了今晚那两个男的,尤其是出来开门的那人好像在哪见过。

  如果只是看着那开门的男人,司徒帼英可能想不起是谁。但是如果把那人和经理放在一起,司徒帼英就觉得好像有些印象。提到男人,之前那位外表俊美的端木安肯定算是司徒帼英的头号仇人。如果把这端木安和另外两人再放在一起,司徒帼英马上叫了出来:「梁山小八义!」

  「没错,这三人都是那本杂志上梁山小八义照片中的其中三人」,司徒帼英想着想着就兴奋了起来。如果经理和今晚的男人关系匪浅,那么端木安十有八九和他们是相识的,说不定那晚上在「厕所」之中就有他们。

  「呵呵,竟然如此,这些恐怕都不是什么好人!没想到事情还能这么凑巧,我可得好好算计一下怎么整整这些龌龊的家伙!」司徒帼英没想到这侦探工作真的提供了一个让她有可能接近端木安的机会,睡意全无,兴奋得在房里走来走去的。

  虽然完全没有歇息过,但是数小时后司徒帼英精神抖擞地又再踏上了上班的路途。既然知道有机会接近端木安,她显得是精神百倍。但是碰上端木安不是什么想想就能实现的事,今天司徒帼英在酒店里看见的却是一位像是不应该在这出现的人,郭玄光。

  司徒帼英当然不知道,原来郭玄光是受了高强的委托,到酒店里接一名贵客去魅力之夜。按照吩咐,郭玄光领着这人从特殊通道直接上了VIP层。上面也早有人准备好招呼这男人,郭玄光只要三小时后回来送客人回酒店就可以了。
  司徒帼英虽然看见了郭玄光,不过两人是远距离的一闪而过,她还没来得及打招呼郭玄光已经走远了。离开了翡翠宫,郭玄光就按照吩咐把客人送到了魅力之夜。本来他还想着利用三个小时的空隙外出找些吃的,谁料餐馆还没找到高强的电话就到了。

  想起之前高强那郑重的语气,郭玄光抢先道:「没事,没事,一切OK。
  我待会儿再回去送他回酒店就可以了,你不用担心的!「

  「好的,这事你办得不错。但是另外有件急事要让你再帮帮忙,你现在马上回到俱乐部,上七楼找老虫,他会跟你说的。记着,一切低调,别跟任何其他人说这些事,懂吗?」

  「七楼?那不是终极地狱套房?」郭玄光没有多问,只是在回去的路上想着,「那老虫要我帮什么忙啊?都已经是满级了,还用我帮忙?」

  电梯门一打开,老虫就一脸严肃地站在门外。「来来来,现在你听我说!
  待会儿有位警官要来,你把他们带到这来,就进去那个房间!「,老虫指了指靠他们最近的房门继续道,」然后他们有什么吩咐你照办,但是记着别让其他人知道,一点风声都不能泄露知道吗?那人有你的电话,姓招。有什么解决不了的找高老板去,懂吗?「

  「很容易的事嘛,不就是和刚才高强吩咐的差不多!」郭玄光觉得只是小事而已,很爽快地答应了就待在原地等待。只是老虫最后的吩咐有些奇怪,「现在开始,直到那警官离开,任何人不得进入这里!」

  「呵呵!不是多此一举吗,本来就没有什么人能到这,还会有谁来呢!」
  郭玄光就在七楼这里等待,也不敢开门打搅里面可能已经准备好的女子。
  大概一个小时后,郭玄光终于接到了那招姓警察的电话,同行的还有另外两个人,手里还拿着箱子袋子什么的。那姓招的是个中年男子,样貌没什么特别,只是那脸上的表情让郭玄光看着有些不舒服。准确地说,招警官脸上看不出一丝表情,像是个雕像一般。

  「你是小郭对吧,不多说了,赶紧带我们去现场吧!」这招警官说话的时候依然是毫无表情可言,就像是会发声的木头人一般。

  「现场?」郭玄光暗笑,他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这么称呼魅力之夜的。
  一般来这里的人,肯定都是喜上眉梢的样子,绝不会像这三个人那么古古怪怪的。

  郭玄光也难得去猜,心里想着只管把他们带上去就好了。

  于是郭玄光前面带路,很快就推开了老虫所指的那个房门。只是里面可是静悄悄地,居然毫无声息。郭玄光心里道:「奇了怪了,怎么没人?那上来干啥?」
  「在那!」招警官带来的其中一人突然开口,然后三人就向房间深处走了过去。郭玄光顺着那个方向仔细一看,只见远处好像有个人躺在那里。

  郭玄光赶紧跟了上去,很快就看清躺在一个X架子上的是一位裸女。随后更加令他震惊的是,那名裸女居然是司晴。而且看上去司晴脸色苍白,表情僵硬,就那么一动不动地躺着。

  只见司晴一只手和两只脚都分别被绑在X架子的三个顶端,另一只手拽着一条绳子,绳子与她脖子上的颈环相连。一双乳房上分别有两个跳蛋贴在乳头那,双腿之间也有一套电线从体内伸了出来,连着一个塑料遥控器。另外在地面还有一个小瓶子,两颗白色的药丸就散落在旁边。

  「她就这么一个人躲在这房间里吗?」

  「不清楚什么时候的事对吧?」

  「行行,我会处理的,你放心,剩下的事交给我吧!」

  这时候那招警官不知和谁在通电话,郭玄光听了两句,又把注意力集中到司晴身上。只见另外两人先是拍照,然后戴上手套从带来的箱子中拿出了一大堆东西围着司晴转了起来。

  如此情景郭玄光在刑侦电视剧里看过多次,他心里顿时有种慌乱的感觉产生。他心里隐隐觉得司晴这事可不妙,但是还是祈祷着有什么奇迹出现。

  打完电话的招警官这时吩咐郭玄光道:「得了,这里的事就让我们处理吧。你现在回到电梯那守着,别让任何人进来。另外记得提醒老板待会儿找人消消毒,虽然时间不长,但是始终是放过尸体的地方。」

  郭玄光觉得脑袋里「轰」地一声,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回到电梯口的。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的?陈亮好像才刚刚走了没多久,现在怎么会轮到司晴了?」他只是觉得太惊讶了,以至于整个人都像是发呆那样杵着一动不动。
  门里面不时传出一些轻微的声音,不过因为距离较远的关系,其实已听不清楚什么。郭玄光则好像是听到那些声音里的画面,眼睛只是盯着门口,双手搓着拳头,额头上居然渗出了汗水。

  也没过了多久,招警官他们已经撤了出来,随行的另外两人一起提着一个黑色袋子。虽然明知道袋子里只是一具冰冷的尸体,但是郭玄光却像有千言万语想说的样子。

  「好了,现在没有问题了,其它事你听老板吩咐吧。我们的工作已经完成,这里你们随便怎么弄都行,记得要先消毒就好!」

  郭玄光觉得胸口好像憋着口气,整个人都非常不舒服。他没有马上离开魅力之夜,反而坐在机房里发呆。「司晴学姐怎么就……就这样走了?难道……
  是老虫?「想起之前老虫那些手段(详见118),郭玄光不禁不寒而栗,但也坚定了自己的推测。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