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下载本站手机APP客户端,看片更轻松,更流畅!

【女儿的男友】(03)作者:z198604221

字数:5963


             3 、交换

  第二天晚上,我就将小柔的情况和姗姗说了,当然我省略了细节,只说无意间看到他们两个非常亲密,可能在谈恋爱,我实在是不想破女儿在姗姗心中的形象。

  姗姗听了以后也是十分苦恼,她也不知道到底怎么办才好。但是问题又必须解决,所以最后还是决定由姗姗出面去谈,我暂时先不露面,不过谈的对象不是小柔而是马文斌。因为要是马文斌能主动放弃,那么也就不用直面小柔,省的她难堪,这也是当父母的苦心吧。

  当天放学后,姗姗就驱车来到树人高中外,她在一处僻静的地方拦下了马文斌。因为马文斌前段时间频频来我家,和姗姗已经非常熟络,所以很爽快的就上了姗姗的samrt ,姗姗带着他来到了一家咖啡店。

  我虽然不直接出面,但是我也很关心事态的进展,不过我和姗姗事先已经约定好由她去我不出面,所以我现在是瞒着姗姗悄悄尾随着她。一看他们俩进了咖啡店,我也立马跟了进去,然后选择了挨着他们身后的位置,这样既方便我偷听他们的谈话内容也能很好地隐藏自己。

    「您好,请问二位需要什么?」咖啡店的服务员过来问道。

  「文斌,你要什么?」姗姗今天头发高高盘起,耳朵上戴着Chanel的耳坠;
修长的脖子上挂着金色的Cartier 项链,把脖子衬托的更加洁白如玉;身上穿的
是橙色的Dior连衣裙,手里拎着C éLINE的黑色皮包;脚上则是miumiu的白色高
跟鞋,一身奢侈的搭配显得既端庄又高雅。我也发现自从姗姗进来以后,咖啡店里的男性不论是服务员还是顾客都瞬间被这个时尚美艳的女人吸引了。

  「我无所谓,都可以的。」马文斌还穿着学校的校服,显得老实又羞涩,似乎很少来这种场所。

    「那好,那就我决定了,来两杯El Injerto吧。」姗姗随意点着。

    「好的,请二位稍等。」服务员微笑着走开了。

  「阿姨,不知道你今天找我是有什么事吗?」姗姗还没开口,马文斌就彬彬有礼地先问道了,完全没有昨天晚上的那种霸气和野蛮,似乎是一个单纯的老实听话的三好学生。

  「文斌,阿姨知道你是一位非常优秀的学生。」姗姗对马文斌的映像很好,可以说如果不是女儿太小她甚至都不反对他们在一起,「但是呢,你毕竟还在读书,是学生,而有些事情不应该是学生做的。」

  「阿姨,我不是很明白,你是说什么事啊?」马文斌一脸无辜的样子,好像完全不明白姗姗在说什么。

    真是一个厚颜无耻的家伙,揣着明白装糊涂,听到这里我真想大声喊出来。
  「文斌,既然这样那阿姨也就不拐弯抹角了,我,我知道了你和小柔的事情。」姗姗犹豫着是说了,可能她觉得说的这么直接是对老实孩子的一种伤害。

  「啊?阿姨……你……你怎么会……我……我们……我们没什么的?」马文斌闻言神色大变,满脸通红,说话都变得吞吞吐吐,显得非常紧张。

  「不用否认,我已经知道了,我也没有怪你们,我知道年轻人有点冲动是难免的,但是现在毕竟不是时候,你们都还只是学生。」姗姗看到马文斌的反应语气反而更加温柔了,她肯定觉得马文斌是一个乖巧的孩子,这一切可能只是年轻人一时冲动罢了。

  我也没想到马文斌的演技这么好,连珊珊这种成熟女人都被他骗的团团转,女人一旦遇上对这种男人绝对会变的愚不可及,也难怪小柔被他迷得神魂颠倒。
  「咳……阿姨,既然你都清楚了,那我也直说吧。我和小柔确实是在一起。」马文斌一边羞愧的说着,一边头深深低下,好像犯了重大错误似得,让人看了不禁心生怜悯,「我和小柔也知道这样不对,不仅会影响学习这也不是我们这个年纪该做的事情,但是,但是我们在一起也是有苦衷的。」马文斌说道这里,头又抬起来,努力申辩着。

  「哦,有什么苦衷,你说!」姗姗关切的问道,看得出她是真的关心马文斌,这也让我更加咬牙切齿,真恨不得直接去撕下他伪装的面具,可惜我现在自己也是偷偷摸摸的不敢曝光。

    「其实是……是……」马文斌一脸犹豫不决,似乎又难以启齿。

    「是什么?」姗姗急切问道。

    「有点,有点说不出口……」马文斌脸上再次出现了羞涩的红潮。
  「说吧,阿姨是大人了,还有什么没见过的。」姗姗看着马文斌,一脸的心疼,似乎在可怜这个孩子。

    「好吧,那我说了,但是阿姨你千万不能告诉别人。」

  「放心好了,阿姨绝对守口如瓶。」姗姗浅笑着,觉得马文斌真是老实的可爱。

  「其实是我自身的原因,不知道为什么我从小起欲望就特别强烈,就是……就是男女间的那种欲望,而越长大这种欲望越是增强,我自己都没法控制。所以当小柔知道了我的这种特殊情况后才主动说来帮我解决,我们也是因为这样才在一起的。」马文斌越说头越低,简直和真的一样。这种拙劣的借口居然被他说得这么冠冕堂皇,可是偏偏他已经为自己打造了一个完美的诚实乖巧形象,所以要不是知道实情的人,十有八九会被他这种样子迷惑。

  「啊,是这样的,那你们是怎么解决的呢?」姗姗听了也一阵脸红,但是她已经完全相信了马文斌的谎言。

    「这……这也要说吗?」

    「是啊,要不然阿姨怎么帮你呢?」

  「就是……就是用手……让它射……射出来……」马文斌艰难的断断续续地说完。

  「哦,原来是这样啊。」姗姗放松地呼了口气,虽然也感觉不好意思,但是毕竟是过来人,还是比较容易接受男女间的这种事,而且她还庆幸马文斌和小柔没发生实质性的关系,其实殊不知马文斌不仅早就和小柔性交过,而且频率极为频繁。

  「恩,就是这样,其实只要能解决我这个问题,我也就不会麻烦小柔了,但是我也不知道如何解决。所以非常自私的连累了小柔,我真是该死。」马文斌一脸懊恼悔恨,想似恨不得要杀死自己。我觉得他应该去考中戏,绝对的影帝的水平。

  「那怎么能怪你呢?这也是没办法的啊,你,自己不能解决吗?」姗姗完全没有怪他,还努力安慰他。

  「我也想的,但是自己就是没办法,反而越弄欲望越强烈,我也很苦恼。」马文斌痛苦的抱着脑袋。

    「那,那要怎么办才好……」姗姗一时也想不出好方法。

  「我也知道这样不对,阿姨你放心,我怎么也不能连累小柔,我马上和她说清楚,不会再和她有其他的往来。」马文斌猛地抬起头,一脸决绝地说道。
    「那,你怎么办?」

    「咳,走一步算一步吧。」

    「那怎么行!要么,要么……」姗姗犹豫着。

    「要么什么……」

  「要么……阿姨帮你?」姗姗艰难地说出这话,虽然让我很震惊但也在情理之中,毕竟她是为了女儿而不是其他,而且她也想帮助一个她认为的诚实好少年,但是让一个骄傲的女人说出这种话还是非常艰难的。

  「啊?那怎么行,我们,我们又不是……」马文斌是想表达他和姗姗的关系并不足以发生那么密切的关系,如果单只是这么说是没问题的,关键他又接着说,「再说了,阿姨你,你年纪也这么大了……也不适合吧……」

  马文斌前半句话可能会让姗姗重新犹豫,毕竟让她帮助一个少年手淫是一件让她觉得非常可耻的事情,她主动提出来已经是不可思议了。但是马文斌后半句话却绝对会刺激到姗姗,要知道姗姗一直以来就是美丽的代名词,虽然随着年纪的增长,她不再是青春少女,但是她始终是人群中的焦点。她遇到的男性都以能和她说句话为荣,更不要说其他的亲密行为了。她对马文斌说出的这句话要是和别的男人说会让他们血脉膨胀,兴奋不已。结果在马文斌这她却被嫌弃了,甚至还被说年纪大,被说成是老女人,这是让她完全无法接受的。

  果然,姗姗的脸色一下就变了,原来的羞涩一闪而逝,流露出的是一丝怒气,「阿姨虽然年级比你大一些,但是也不算很大吧。再说了年纪大懂得也多,不仅能帮你说不定还能彻底解决你的问题呢?」姗姗不仅不再害羞,甚至还主动请缨。
  我忽然觉得马文斌很可怕,简简单单的一次对话,他就把姗姗的性格抓的死死的,让她完全落入了自己的圈套,步步引诱,掌握了谈话的主动权,让姗姗主动的跳入了陷阱还不自知。我感到一阵心寒,这还是高中生吗?这完全是社会上摸爬打滚多年的老油条,有着丰富经验的老手了。

    「阿姨,你,你说的是真的吗?」马文斌还装的疑惑和勉强。

    「当然啦!不信你试一下。」姗姗回答的很坚定。

  「试一下?那也行,如果阿姨真能帮我的话那我的话,那我也就能更好地和小柔结束这段关系了。」

    「那好,那下次就等阿姨帮你解决。」姗姗已经完全上当了。

    「下次?如果真像阿姨说的这么有效,不如今天就先试一下吧。」
  「今天?可阿姨还没准备呢?」姗姗感到非常惊讶,刚才她也是情急之下说出的,可以说完全是被马文斌诱导的,如果真让她回家想一晚的话她说不定就后悔了。

    「准备,需要准备什么吗?」马文斌趁热打铁。

  「那,那倒也不用,可是,可是这里也没有合适的场地啊?」姗姗怯懦的说着,现在两人的谈话已经主客对调了。

  「我刚才看到了,这里的洗手间是不分男女的,而且单独使用,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在那里好了。」

  「啊?这样啊,不过今天是不是急了点?」姗姗犹豫着,毕竟让她和一个陌生男人突然发生亲密接触,她也是难以接受的,但是以她性格说出的话又不好意思收回。

  「阿姨是不是没有诚意啊,如果实在不行那就算了。」马文斌脸上出现了悻悻的神情。

  「没,没有,阿姨是真心,那,那就现在吧。」姗姗咬咬牙,脸上出现了毅然的神色。

    「那好,那我们去吧。」

    马文斌说着站起来朝厕所走去,姗姗犹豫了一下,也跟了上去。

  我看着姗姗的背影,忽然感觉像是要失去一样重要的东西一样,这种感觉很微妙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很想起身拉住她,可是如果我现在现身反而更加麻烦,以姗姗的强硬性格,如果知道我偷听绝对不会原谅我的,这不仅是信任问题也是道德问题。

  心理反复纠结着,我只好眼睁睁看着两人消失在转角。虽然不敢现身,但我也不想就这样不管不顾,我偷偷跟在后面,看到两人快速地走洗手间,然后关上了门。

  我靠近洗手间,但是发现这个洗手间是密封的,没有窗户,所以也就无法得知他们到底在干什么。情急之下我也只好贴着门偷听,里面的声音很轻,听不清到底在干什么。

  「咳!先生,有什么需要帮助吗?」我正想再仔细一点听,突然身后传来一声咳嗽声。

  我一回头发现是服务员,我现在这种姿态和装扮确实不雅,带着鸭嘴帽和口罩,然后耳朵贴在有人的卫生间门上,给看感觉就像一个变态。我瞬间满脸通红,逃也似的离开了咖啡店。

  出了咖啡店后我又不甘心就这么离去,在外面苦苦徘徊。一直等了大约半个多小时,我才看到姗姗和马文斌也从咖啡店里出来。

  两人的身体靠的很近,姗姗的脸上还有淡淡的潮红,马文斌忽然俯首在姗姗耳边说了什么,惹得姗姗一阵害羞,还笑着要扬手打他。虽然姗姗今天的高跟鞋有7 厘米,加上身高足足有175 ,但是对于185 的马文斌来说还是矮小了不少。
姗姗也只能仰着头勉力去追打,马文斌轻松抓住了姗姗双手左躲右闪,两人的样子根本就像打情骂俏,我看的更是一阵窝火,心里面醋意高涨。

    也不知道她们两人刚才到底干了什么,为什么突然间就亲密十足了。
  我一路尾随两人来到了停车场,姗姗打开车门坐上了自己的smart ,马文斌
也跟着坐了进去。然后在姗姗耳边低语着什么,惹得姗姗又是一阵面红耳赤,两人的感觉就像是一对情侣一样。

  真不知道马文斌到底施了什么魔法,怎么短短时间就让平常对男人不假颜色的姗姗有了这么惊人的变化。smart 在我眼前飞驰而去,很快就离开我的视线,
我的心里实在是五味杂陈,到底我的选择是对还是错。

  晚上,我和姗姗在卧室里谈起了小柔的事,我问她今天谈的怎么样,装作不了解的样子。

  「老公,我今天已经和马文斌说好了,他不会和小柔再有什么瓜葛了。」姗姗洗完澡后正坐在梳妆镜前做保养,一脸若无其事的回答着。

  「哦,那就好,今天怎么样,谈的顺利吗?」女人真是天生的演员,如果我今天不是亲眼所见,我也会以为姗姗说的是事实。

  「挺顺利的,马文斌是个老实的孩子,还是比较好说的。」姗姗口不对心地说道,眼神也刻意避开我。虽然说她是为了女儿,但在某种程度上也算背叛了我,她也是心有不安。

    「是吗?」我的心情不平衡了,为什么她可以这么轻易的说谎。

  「恩,不过就是有一点小麻烦?就一点点,希望老公大人能体谅。」姗姗冲着我撒娇地说着,刚洗完澡的她犹如出水芙蓉,在昏暗的灯光下耀眼迷人。
  「什么麻烦啊?」虽然我明知她在说谎,但是我还是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心里暗叹真是红颜祸水。

  「其实马文斌和小柔在一起也只是排解青春期的悸动,男孩子嘛,你也懂的。现在不让他和小柔在一起了,所以我怕他接受不了,可能偶尔会陪陪陪他聊聊天,过段时间就好了。」姗姗越说声音越轻,脸也有点红扑扑的。

    「只是聊天吗?」我当然知道他们会干嘛,但是我又怎么能拆穿呢?
  「当然啦,要不然你还以为干嘛?」姗姗忽然眼睛一瞪,小猫一下就变老虎,「要不是你当爸的不能帮忙,这事情还用得着我出面吗?」

  「啊,没,没有,我只是随便问问,老婆你别生气。」我立马讨好,说实话我也心虚,姗姗说的也没错,要是我能解决问题也就不用她出马了。而且我也明白姗姗的为人,我想她还是会恪守底线的,而且这样一来小柔也就终于解脱了。为了女儿一切都是值得的!

  「老婆累了吧,老公给你按按。」我转移话题,走到姗姗身后,轻轻按摩着她的肩膀,给她放松。

    「哼,不要你虚情假意。」姗姗嘴上不放松,但还是闭上眼睛享受。
  洗完澡后,姗姗并没有穿内衣,两个硕大的乳房随着我的动作在一起一伏,看得我口干舌燥,我忍不住手慢慢往下,抓上了那团白肉。

  「恩……你这大色狼……又想干坏事……」姗姗没有拒绝我,靠着我将身体展开,
好让我方便动作。

  「谁让我家姗姗天生就是小妖精,整天把老公迷的神魂颠倒。」其实姗姗虽然长相绝美但是为人很正气,这次也就是因为女儿才会有这么大的牺牲。

  「恩……老公……用点力……」姗姗身体扭动的越来越快,还抓着我的手掌在她双峰上搓动。

  看着身下的美人,再联想到白天的情形。我的鸡巴立马就硬的不行了,姗姗可能感觉到了我坚挺的鸡巴,她回过身,挑逗的看了我一眼,然后脱下我的内裤,鸡巴一下就弹力在空气中。姗姗玉手抓着鸡巴前后揉搓起来,好像在审视着什么,做什么比较似得。

  「恩……」我还没来得及多想,就感觉龟头已经进入了一个温热的环境中,一根灵活的舌头在我的龟头周围不停打转,舒服的我忍不住呻吟出来。

  姗姗的手慢慢往下,不停挑逗我的阴囊,嘴巴一进一出包围着我的鸡巴,大量的口水润湿了鸡巴,这也让姗姗的速度不停加快。

  姗姗今天在洗手间和马文斌做了什么?也是这样在他的胯下服务吗?想象着马文斌那惊人的大鸡吧在姗姗的樱桃小口中进进出出,我就忍不住一阵激动。看着身下迷人的姗姗,我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刺激,忽然感觉精壤阵阵发紧,居然忍不住想射了。

    「啊,不行了,来了。」话还没说完我的精液就飞射而出。

  「啊,等等。」姗姗闻言赶紧将鸡巴吐了出来,但为时已晚,大部分的精液射在她嘴里,还有一部分落在了她的脸和头发上。

    「老公!你怎么不说一下,我都已经洗好澡了!!」姗姗愤怒地瞪着我。
    「呵呵……可能,今天,今天有点累。」我有点尴尬。

  「恩,好吧,那你快去睡吧。我再去洗一洗。」姗姗看着我,失望而无奈的说道。似乎更多的责怪不是因为我射在她身上,而是这么早就结束了。

  「恩,好,好的……」我突然感觉好郁闷,难得的好机会居然就这么错过,还给姗姗留下这种念头。

  我真是感到一阵无奈,为什么想到马文斌和姗姗一起的画面会这么刺激,这么兴奋,这种感受是我从来不曾有过的,我不是应该只会感到愤怒和痛苦吗?看着窗外的夜色,只希望明天早点来,让我再次感受一下自己。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梦晓辉音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