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下载本站手机APP客户端,看片更轻松,更流畅!

【日资企业的猎艳经历】(20)作者:xiaoohong

字数:10078


               第二十章

  「谁?」纯子问道。

  「是我…你男朋友的主治医生。」

  我晕!原来是那个医生,吓死我了,纯子也舒了一口气。

  「你有什么事吗?我都睡了…」纯子说道。

  「那个…我家里有些事,需要回去一下,过会儿我就不回来了,明天早上,你把值班室的钥匙给和我换班的那个医生就行了。」那个医生说道。

  「嗯…我知道啦…那个医生叫什么名字啊?…」纯子问道。

  「哦,她的名字叫莫凤萍,莫是莫须有的莫,凤是凤凰的凤,萍是草字头,底下是三点水和一个平安的萍,是个女医生,她在我隔壁那个办公室。」那个医生看来很负责任,解释的这么详细。

  「莫凤萍…我记住了…」纯子答应道。

  「对了,你看见你男朋友的哥哥了吗?」那个医生问道。

  我靠!他找我干什么?!一听到他叫我的名字,我心里一紧,紧张的差点儿放出一个屁来。

  「啊…没有…他没有守在病房吗?」纯子反问道。

  「没有啊,我刚去过病房,他不在,如果你看见他,和他说留心点你男朋友的病情,病人身边没有人不行。」那个医生嘱咐道。

  「嗯…我知道了…」纯子倒是应对自如。

  「好,那你休息吧,我走了。」楼道里传来远去的脚步声。

  纯子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我也把卡在嗓子眼儿的心吞回了肚子里,和纯子四目对视着。

  「辉哥…那个医生不是今晚值班吗?…怎么说回家就回家呢?…」纯子问我。
  「这你就不懂了,这医院是国有企业,值班不值班只是例行公事,来不来人就那么回事,有很多公职人员几十年不来上班,照样每个月拿工资和补贴呢。」我忿忿的说道。

  「啊?…怎么这样啊…」

  「你还小,不懂这些…」我色眯眯的盯着纯子的胸部。

  「辉哥…好讨厌你这样盯着人家看…」纯子遮住了胸口。

  「讨厌我?我看你是心里喜欢的不得了吧?」我一下子就拉开纯子的手,两个粉嫩嫩的小肉球「噗噗」的弹了出来。

  「啊~」纯子既高兴又淫荡的叫了出来,看来她还真是一个闷骚型的女孩子。
  我抓着纯子的屁股,把纯子的嫩乳吸进嘴里,又咬又啃的,纯子的体香真好闻,每个毛孔都焕发出青春的气息。

  「辉哥…轻一点儿…你把纯子的咪咪咬的好痛哦…」纯子撇着个嘴看着我。
  「不咬狠一点儿,你怎么会记住我?」我狡黠的一笑。

  「辉哥…我已经记住你了…」纯子啊哈一笑,小手紧紧的抓住了我的阳具。
  「噢…」我有些瘫软的肉棒再次吹响了进攻的号角。

  顿时间,我感觉脖子痒痒的,脑子发热,眼睛晕乎乎的。

  「你给我起来!」我把纯子生生的拉了起来。

  「干什么!…辉哥…」纯子被我吓坏了。

  「站起来!扶着床头站好!」我命令道。

  纯子有些害怕,乖乖的照我的话去做了,她应该知道我要干什么了,很配合的扶紧了床头,把双腿绷得直直的,翘起那诱人的小屁股,呈一个「7 」字型。
  我看着纯子,心里相当的得意,纯子真的和我操过的前几位不一样,姚梅,未未和莫莫都是属于大美女或是美少妇的类型,还有火车上被我在卫生间强女干的李晨烨,那是个大学生,不算是大美女,倒也是个秀气的美女。但是纯子不一样,纯子的身材没有她们高大,体格也没有她们宽,如果不看脸,还以为她是个川妹子呢!

  我想着想着就笑了出来,纯子没有管这些,倒是不停的扭动着屁股,用她的小穴在蹭着我那挺起的大鸡巴,挑逗得我痒痒的。

  我扶住纯子的屁股,纯子的这个姿势让我很容易的看到了她那阴部的全貌,我仔细的观察着,啧啧,真是应了那句老话了,少女的穴怎么操都是紧的。纯子也是一个身经百战的主了,可这大阴唇还是粉嫩粉嫩的,而且闭合得很紧密,不用手掰开,里面的小阴唇你根本就看不到。这么一条渗着蜜汁的粉嫩肉缝,试问哪个男人看到了不鸡冻?

  咦?纯子的菊花也是粉嫩的,稍微有一点泛红,随着纯子的呼吸,菊花一松一紧,甚是好看,我不禁的蹲下身子,吐出舌头,用舌尖轻轻的舔了一下。
  「啊…辉哥…你在做什么?…」纯子的双腿打着颤。

  「纯子,你的菊花好美,辉哥给你来个毒龙钻!」我掰开纯子的屁股瓣儿,把脸贴了进去,用我的舌尖死死的钻了下去。

  「啊…辉哥…不…臭的很…不…」纯子好像有些害羞,不住地躲着我,爬到了床上。

  我嘿嘿一笑,这傻姑娘,爬到床上不是自寻死路吗?你要躲也要躲到别的地方啊,正好,我来个瓮中捉鳖。

  我来了一个鹞子翻身,跳到床上,一屁股坐在了纯子的背上。

  「呃!…辉哥…你好重…」纯子被我压的喘不过气来。

  我哪里管那么多,现在自己就像五指山压住了孙猴子,就算你本事再大,能逃了出去?更何况你只是一个日本小妞而已。我把头沉了下去,连蜜穴带菊花就是一顿舌吻,纯子被我压的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感觉了。

  纯子蜜穴蜜汁固然不少,源源不断的分泌着,我比较喜欢这种带着一点点咸味的液体,多少有一点心理因素吧,喜欢纯子,就会喜欢她身上的每一寸肌肤,包括她阴道里分泌的汁液。纯子的菊花里一点粪便的味道都没有,真是个极品!只是太紧了,我的舌头根本钻不下去多少,眼看着极品菊花品尝不了,我心里那个急啊!

  「纯子,难道以前没有男人给你开过后门?」我突然问道。

  「呃…辉…哥…」纯子现在只能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奔了。

  我才意识到这丫头快被我压的断了气了,急忙跳下床。

  「咳咳…辉…哥…咳…咳…你压死…我…了…」纯子捂着胸口,不住地大喘气。

  「纯子…都是辉哥不好…」我有点不好意思。

  「没…没事了…我缓缓…就好了…」纯子摆摆手。

  「纯子,你没被开过后门?」我还是想问。

  「什么是…开后门?…」纯子扑闪着大眼睛问道。

  「就是那个…那个…」我觉得这个时候不应该说「屁眼」这两个字,但是又想不出用什么词来代替,慌忙之中,我就用中指捅了一下纯子的屁眼。

  「辉哥…你捅我这里干什么?」纯子躲了一下,捂住了屁股。

  「纯子,这个就是后门啊。」我给她解释道。

  「这是用来解…解手用的…很脏的…而且臭臭的…」纯子嘟囔着。

  「难道没有男人给你开发过这里?」我进一步问道。

  「开发?…开发这里做什么…」纯子不解的问。

  「你们日本不是有成人礼吗?难道就只是…」

  「辉哥…你到底想问什么?…我不懂…」纯子被我越问越糊涂了。

  哈哈!我明白了!我全明白了!纯子啊纯子,原来你还没被开过后门,正好,今天晚上,哥哥就帮你破第二次处!

  「来吧!纯子!咱们继续!」我把纯子的身体翻过来。

  「啊…哈哈…嗯…」纯子淫荡的笑着,翻过身子配合着我,这傻妞还不知道即将迎接她的将是怎样的一场暴风雨。

  纯子笑盈盈的跪在床上,把前胸伏在床上,撅着屁股抖啊抖的,好一个日本淫娃!

  「辉哥…快点嘛…人家都等不及了…」纯子央求道。

  「好好,辉哥来了!」我摩挲着发红的大肉棒子,纯子回头望着它吞了一口口水。

  我双手把纯子的胯部死死的卡住,免得她过会儿乱动,待对准了纯子的菊花,不管不顾的把大肉棒子推了进去。

  「辉哥!…错了!…错了!…」纯子想摆脱我,无奈卡的太紧,根本无济于事。

  我没有理会纯子的嚎叫,自顾自的继续往前推着,真特么紧!难度太大了!我还可以感觉到纯子有意识的缩紧了菊花。我还就不信这个邪了,一个小小的日本妞而已,还在这里跟我玩反抗,也不看看我是谁。

  「呃!…痛!…痛!…」纯子绷紧了腰身,背上渗满了汗珠,看来真的是很疼。

  我也有点着急,额头上也滴下了豆粒大的汗珠,掉在了纯子的屁股上,我刻意的平复自己的心情,不能过于紧张,最后的胜利一定是属于我的!

  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的大肉棒子的前端已经完全没入,纯子的菊花被撑开了好大,花蕊也已经完全的扣了进去,看不见了。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多了,先锋兵打开了门户,后面的大队人马就可以肆无忌惮的任意驰骋了。

  纯子拉过枕头,死死的咬着,双手也把枕头攥得变了形,身体僵硬的一动不动,就像一块木头。

  整根肉棒已经完全进去去了,我拍了拍纯子的背,纯子转过来望着我,眼神里充满了恐惧和怨恨。

  哼,小妮子,敢用这种眼神望着我,我用力一抽,把纯子的菊花又翻了出来。
  「啊!呜呜呜…呜呜呜…」纯子疼的大叫,接着又死死的咬着枕头,发出呜呜的哭泣声,那个枕头也挺可怜的,都快被纯子咬破了。

  我再一次推了进去,纯子咬着枕头不停的摇头,我再一次拔出,纯子发出闷闷的嚎叫声…经过上百次的推拉,纯子的菊花慢慢的变得润滑了,我也觉得不再那么吃力,都说处女操起来刺激,依我看来,操处女的菊花更是刺激,尤其是爆菊。

  一种强烈的征服感充斥着我的全身,纯子那娇小的身躯在我的爆操下摇摇欲坠,刹有暴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纯子的菊花一缩一紧,大概这样可以缓解破苞的疼痛吧,我感觉自己的鸡巴被这张「小嘴」一点一点的吞噬一样,又痒又麻…不等纯子消停,我又抱起了她的肚子,使劲的操着她的菊花,纯子再一次的被我刺痛,双手紧紧的抓住床单,爆发着自己仅有的那点能量。

  我越插越快,越干越顺溜,纯子已经没有力气再反抗了,她就像一个充气娃娃一样,在我的胯下任我摆布。自从我插入纯子的菊花那一刻起,我就没想过再拔出来,面对这个日本小尤物,一种强烈的民族情节在我心中犹然而生,不把这个日本女孩操趴在床上,怎么能发泄我们不共戴天的民族仇恨!不把这个日本女孩的体内射得满是精液,怎么雪若干年前的民族耻辱!既然现在有这个机会,我就要用我的实际行动,贡献出自己的绵薄之力!

  你妈了个巴子的!要怪就怪你是日本人吧!你叫,你叫,我叫你叫!我心里越想越恨,纯子现在在我的眼里就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种宣泄仇恨的工具,就是一个日本慰安妇,对!日本的慰安妇!这种操日本女孩的感觉这特么太让人心情舒畅了!不是身体上,而是心理上的优越感,一种报复的快感!

  「呃!呃!!」我发出黄河咆哮般的怒吼,纯子的身体就像筛糠一样抖着。
  「啊!…啊…啊…」我的阴囊一紧,阳具一阵接一阵的抽搐,我射了,浓浓的精液没有奔向它们本应该去的地方,而是去了一个它们陌生的环境。

  纯子的叫声变得越来越小,趴在枕头上小声的喘着气,她的双腿早已支撑不住,要不是我卡住她的腰,她早就瘫倒在床上了。

  我感觉自己的肉棒正在逐渐变小,不用我拔,它自动就耷拉了出来,我的阴毛和肉棒上沾着丝丝血迹,这是纯子菊花的苞血…我看了一眼纯子,她的菊花已经不再像之前那样紧闭,而是硬生生的被我破出一个大洞,合也合不拢,洞的周围也是血迹斑斑,不时的还有我的精液从里面流出来。我把手一松开,纯子便有气无力的倒在了床上。

  「纯子…」我拍了拍纯子的肩头,纯子没有理我。

  「纯子?」我又摇了摇纯子的肩头,纯子终于忍不住了,把头埋在枕头里,「呜呜」的哭泣起来。

  我没有做声,只是坐在床边,静静的看着纯子。过了许久,纯子才把头露出来,我的天哪!纯子的头发被泪水打得湿湿的粘在了脸上,凌乱不堪,根本看不清哪是鼻子哪是眼睛。我轻轻的把她的头发理顺,脸上全是枕头捂的红印子,两只眼睛肿的像核桃一样,嘴唇都流了血,应该是用自己的牙齿咬的。

  「纯子…」我把她的刘海撩开。

  「哼!」纯子用力的把我的手打开,嗬!打得我生疼。

  「怎么了?」我明知故问道,纯子把头甩在一边,不理我。

  「我说纯子,辉哥好心好意给你开了后门,你不感谢我,反倒这样对我,你太没良心了吧?」我诡辩道。

  「好心?…好意?…你把纯子…弄得好痛…哎哟…呜呜…」纯子准备起身反驳我,可是一下扯住了腰部,她捂着自己的屁股叫了一声,看来真的是很疼。
  我连忙过去扶着她,她生气的把我推开,可是我死死的搂着她,她没能推开。
  「你放开我!…你放开我!…」纯子在我怀里死命的反抗。

  「纯子,纯子!你不要激动!你听我说!你听我说!」我遏制住情绪失控的纯子。

  「你放开我…你放开我…呜呜…」纯子终于没有力气再反抗,倒在了我的怀里哭了起来。

  「纯子…你听辉哥说,你是一个女人,你的后门即使辉哥不给你开,也会有别的男人给你开的,辉哥真的很喜欢你,你就不要埋怨辉哥了,好吗?」我开始施展我的三寸不烂之舌,抚慰纯子受伤的心灵。

  「真的吗?…呜呜…」纯子用手抹着眼泪。

  「当然是真的,你姐姐也是这样,前后门都早已经被开过了,女人嘛,不管早晚,都要过这道坎的…」我继续诡辩道。

  「那你…那你也得…征求一下…我的意见吧…」纯子还有点生气我刚才的鲁莽。

  「辉哥那是怕你知道后很紧张,放不开,反而会把自己弄得更疼,其实在你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会放的很开,这样对你对我进行以后的过程都会很顺利的。」
  「辉哥,你说的是真的吗?」纯子眨着眼睛问道。

  「必须是啊!你想想,你在做成人礼的时候,是不是老师事先给你提醒过要放松,不要怕,你是不是有过充分的思想准备?」

  「嗯!」纯子使劲的点点头。

  「可是结果呢?」

  「很疼…特别的疼…」纯子好像眼睛里回忆起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这就对了嘛,辉哥刚才不告诉你,就是为了让你顺其自然,有了这一次,以后慢慢就好了。」

  「是这样啊…」

  「当然…」

  「辉哥…我错怪你了…」纯子傻得冒气,竟然向我道歉起来。

  「没有,没有,不要这么说。」纯子一向我道歉,我心里倒有些愧疚了。
  「辉哥…」纯子倒在我的怀里,不停的蹭着我的胸膛,好像自己下面不是很疼了一样。

  「纯子…」我也很欣慰的搂住她,真悬哪,要不是我唬住她,真不知道她会怎么闹,她可是个青春叛逆期的小姑娘,什么事都会干得出来。

  「纯子,这都过了快一个小时了,我得过去看看小磊。」我看了一下时间,急忙站起身穿衣服。

  「辉哥…我和你一块去…」纯子也找着自己的衣服。

  「别别…你还是抓紧睡觉吧,别忘了,你还受着伤呢。」我拍了一下纯子的屁股。

  「哎哟…讨厌…」纯子捂住了自己的屁股。

  「怎么?还疼吗?」我关切地问道。

  「好些了…没有刚才疼了…」纯子揉了揉自己的屁股。

  「呵呵,那我去了,啵…」我看着纯子娇羞的模样,忍不住亲了一口。
  「嗯…」纯子害羞的摸着自己的脸。

  「记得把门反锁。」我嘱咐了一句。

  我探出脑袋左右张望着,确定过道里没有人,才蹑手蹑脚的走出来,溜进了小磊的病房。

  「小磊…」我轻轻的叫了一句。

  「呵…呼…呵…呼…」小磊早就睡着了,还打着呼噜。

  「这小子,倒睡得快…」我哼了一句,突然又想到了纯子,对了,我得赶快出去买个东西。

  刚刚战斗过的床铺实在是太乱了,纯子看着眼前的一切有些开心,又有些伤心,算了,还是先收拾一下吧,不然明天被人发现什么都不好说的。

  「当当当」,又是一阵敲门声,把正在收拾床铺的纯子吓了一跳。

  「谁?…」纯子怯生生的问道。

  「我…」我压低了声音说道。

  「是辉哥吗?…」

  「嗯…」

  纯子打开了门,我回头望了望,确定没有人才钻了进去。

  「辉哥…你不是去照顾哥哥了吗?…怎么又过来了?…」纯子问道。

  「哟,听你的意思,是不想让辉哥过来?」

  「不…不是…」纯子勉强的否认道。

  「那不就结了,辉哥刚才出去给你买了个东西。」

  「什么东西?」纯子疑问道。

  「都市丽人。」我亮了亮手里新买的内裤。

  「是小裤裤啊。」纯子一把夺在手里。

  「还是林志玲姐姐代言的呢。」我补充道。

  「可是…我平常都不穿这么低档的小裤裤…」纯子看到地摊货就蔫了。
  「那你平时穿什么?」我问道。

  「DIAO…那个就是…」纯子指了指床上那件破了的内裤。

  「嗯,质量确实不错…」我拿起纯子原来穿的那件摸了摸。

  「那当然…这可是高档内衣品牌…」纯子嘟着嘴说道。

  「我说大小姐,你就知足吧,我们这里可是乡村小镇,哪里有你说的那个什么什么名牌?我是考虑道你明天怎么出门,你说你,不穿内裤走在马路上,一起风,你不就全露了?再说了,这么大老晚的,哪有店开门啊?就这我还是跑到医院背后的24小时联营超市给你买的,你就知足吧啊!」我一看到她的大小姐模样就牢骚满腹。

  「辉哥…你跑了那么远去买的啊…」纯子心里觉得暖暖的,大概那个时候我在她的心目中就是个暖男形象吧。

  「是啊,要不我跑那么老远干什么,还不是为了你…」我趁纯子不注意,把她的内裤塞进了自己的裤兜里。

  「谢谢…辉哥…你真好…」纯子感激的说道。

  「那当然,对了,还有这个,我也不知道你用不用得上。」我又给纯子的手里放了一包苏菲护垫。

  「用的上…用的上…」纯子满怀欣喜道。

  「那行,你换吧,我出去了。」我摆摆手准备出去了。

  「辉哥…」纯子叫着我。

  「嗯?怎么了?」

  「这叫我怎么穿啊?」纯子嘟嘟囔囔的。

  「把包装打开穿上就行了呗,怎么?连包装都不会打开啊?」我有点纳闷。
  「不是…新的小裤裤…是要洗洗才能穿的…」

  「不会吧?我们买回来直接就穿了。」

  「男生是男生…女生是女生…小裤裤不洗…容易感染…」纯子说道。

  「那…那怎么办啊?这么晚了拿什么洗啊?就算洗了,明天早上也干不了啊。」
  「哦…」纯子撅起了嘴。

  「得,你别生气,我去那边男值班室问问有没有洗衣粉和吹风机什么的。」
  「嗯…好…」纯子的脸上又露出了笑容。

  我走在过道里,一间屋一间屋的找着,一直走到头,才找到了男值班室,这个医院真奇怪,男女值班室打了个对角线。

  我刚要敲门,突然听见里面传出了男男女女做爱的声音,我晕哦,门还虚掩着,这是医院诶,胆子也太大了,做这种事情至少得把门关紧吧。

  我想了想,还是回去吧,不管是偷听还是进去,于人于己都不太好。也许是好奇心驱使着我,我的手不听使唤的轻轻的推开了门,小心翼翼的把脑袋探了进去。

  我靠!什么啊!屋子里散发出的一股恶臭差点没我刚才吃的面勾出来,墙角里堆得全是垃圾,方便面袋子,榨菜,西瓜皮,饼干盒,什么垃圾都有,都堆成一个小土堆那么大了,也不清扫。再往里瞅瞅,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正在桌子前吃泡面,肥头大耳的,估计得有200 斤,带着一副眼镜,胡子拉碴的,一只手拿着叉子吃泡面,另一只手抠着脚丫子,看着我都恶心!电脑里好像在放着A 片,听声音还像是日本的,那个屌丝医生眼镜一动不动的盯着屏幕,口水流了老长,都快滴到面碗里了。

  妈的!我真想吐!但是我还是很有礼貌的敲了敲门,为了让他听见,我特意拍了几下门。

  「进来。」我听到里面「啪」的一声,男欢女爱的声音立刻消失了。

  「你好…」走进来我才发现,里面的味儿真大。

  「你找谁?」那个屌丝医生一本正经的坐在那里,也不抠脚丫子了。

  「哦,我是5 床的病人家属,想问一下,你这里有没有洗衣粉和电吹风,我借用一下,你放心,不会给你弄坏的,一会儿就还回来。」

  「这样…你去拿吧,洗衣粉在水池下面,电吹风在窗台上。」这个屌丝医生还挺大方。

  「好,那谢谢了…」我径直走向水池,走过他身后的时候,还看了一眼电脑屏幕,嗬!是小泽玛利亚的,口味不重。

  这男值班室真是够乱,水池子下面都是臭鞋子,歪七扭八的,很久没洗过的那种,我看到了洗衣粉,拿起就走。电吹风我也看见了,在一堆臭袜子和内裤旁边,真是不堪入目。

  我像逃离贫民窟一样,迅速的离开了那间屋子,来到水池边,把内裤的包装打开,里里外外洗的是干干净净。

  「呼呼」,电吹风里吹着一阵阵暖风,纯子的新内裤在我的手里飘曳起来,而纯子则坐在床上看着我做这一切。

  「辉哥…你真贴心…是个好男人…」纯子夸着我。

  「你说什么?我听不清…」我耳边是吹风机的轰鸣声,根本听不见纯子在说什么。

  「没听清就算了…」纯子碎碎念道。

  「好了!」我感觉已经吹干了,把吹风机一关,闻了闻,还挺香的,顺手扔给了纯子。

  纯子赶紧把新内裤穿上,还是带着粉色的蕾丝边的,挺卡哇伊的。

  「辉哥…好看不?…」纯子转过来让我看。

  「不就一件内裤吗?有什么好看不好看的。」

  「讨厌…」纯子一撇嘴。

  「好了,我去把吹风机和洗衣粉还给人家,你早些睡吧,待会儿我就不过来了。」我收拾收拾准备走了。

  「真的不过来了吗?…」纯子嘟着嘴。

  「真的不过来了,你看看都几点了,万一被小磊发现了,对大家都不好…」我解释道。

  「哦…」纯子有些不开心。

  「哎呀,以后想辉哥了,直接给辉哥打电话,反正这么方便…」我捏了一下纯子的鼻子。

  「嗯!…」纯子开心的点点头。

  我也觉得有些困了,这几天接二连三的大炮轰鸣,身体有些吃不消了,过会儿一定要好好睡一觉。

  「妈的!什么破播放器!」还没走到男值班室,我就听到里面一阵砸键盘的声音。

  「哥们儿,我用完了。」我推开门说道。

  「哦,放那儿吧…呼呼…」看来这哥们儿气性不小。

  「怎么了?气成这样?」我问了一句。

  「妈的!你瞧这破播放器,缓冲到最后了,那男的马上就要射了,卡住了!它竟然卡住了!」那个屌丝医生又拍了一下键盘。

  「哟!你怎么还用qvod呢?不都被禁了么?」

  「这是个黑版qvod,禁不了。」

  「那这是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看着就一卡一卡的,可操蛋了!」

  「换个地方看呗!」

  「换哪儿啊?诶…哥们儿,听你这意思,有路子?给兄弟一个,好点的。」那个屌丝医生嘴里蹦着泡面渣子,嘴上还有方便面的油花花,眼巴巴的看着我。
  「你上那个网站试试,我几个哥们儿经常上,叫什么…性吧…春暖花开…对!性吧春暖花开!百度!快百度!」别看我说的这么起劲,其实我自己还没有上去看过。

  「性吧…春暖…花开…诶?这有个地址发布器!」那个屌丝医生念一句打一句。

  「你打开试试!」

  「地址一…地址二…就地址一了!」那个屌丝医生点开了其中一个网址。
  「你慢慢看吧,我去睡了,熬不住了都…啊…」我打了个哈欠。

  「好好,哥们儿,不送啊。」

  真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穷屌丝!回到病房,小磊还在扯着呼,我实在是困得不行,趴在床角就睡了。

  「廖辉!你个王八蛋!你不仅强女干了我!你还强女干了我的妹妹纯子!我杀了你!」姚梅拿着一把菜刀恶狠狠的冲向我。

  我害怕极了,不住的往回跑,远远的,我看见了背着背包的纯子。

  「纯子!纯子!快!快和你姐说说!不是我强女干了你!是你自愿的!是你自愿的!」我抓着纯子的手,纯子转过身来,满脸狰狞,更可怕的是,她也拿着一把菜刀。

  「你还敢狡辩!不是你强女干了我…又是谁?!…又是谁?!…我杀了你!…我要杀了你!」纯子扬起手里的菜刀,准备向我砍来。

  我挣脱了纯子的手,准备再向回跑,可是姚梅也挥舞着菜刀冲了过来。怎么办?咦?这里有棵树,旁边还有个院子,我来不及多想,「蹭蹭蹭」的爬上了树,跳进了院子,院子外面传开了姚梅和纯子的叫骂声。

  「就凭你们两个,还想抓住我?哼…」我拍了拍身上的土,朝屋里走去,虽然我不知道这里的主人是谁。

  房屋的门「吱呀」一声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一个女人,向我慢慢走来,天啊!是李晨烨!

  「你?你?你是李晨烨?」我吃惊的问道,她怎么可能会住在这个破院子里。
  「对啊,这就是我的家,你不认识我了?」李晨烨笑盈盈的问道,并且从身后拿出一把明晃晃的剔骨刀。

  「啊!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在院子里四处的奔跑,躲着李晨烨的追杀。
  终于,我跑到了大门前,把门打开,冲了出去,可是姚梅和纯子已经把门堵死了。

  「未未!莫莫!救救我!救救我!」我看见姚梅的身后站着未未和莫莫。
  「表哥,没想到你是这种人!」未未把脸甩在一边。

  「莫莫!莫莫!你救救我!救救我!」我冲过去抱着莫莫的腿,最后的希望全部都寄托在她的身上了,可是,莫莫摇了摇头,闭上了眼睛。

  「你这个玩弄女孩的人渣!看我不剁了你!」李晨烨从我背后一刀刺了过来。
  「廖辉!去死吧!」姚梅和纯子也挥舞着菜刀砍了过来。

  「啊!!」我身体开始抽搐,一下子睁开了眼睛,原来是一场噩梦。

  我不停的喘着粗气,后背心都湿透了,额头也沁出了很多汗珠,回想着刚才的梦,我的心脏一直跳个不停。小磊还在睡觉,天已经大亮了,医院的过道里已经熙熙攘攘的开始走着人了。我用小磊的被子擦了擦汗,还是有些惊魂未定,也许去洗一把脸会好一些。

  我走出病房的门,正好碰见纯子朝这边走来,看样子她昨晚被我搞得还是有些痛,因为走路姿势都有一点点不对劲。

  「纯子…」我朝她走了过去。

  「辉哥…」纯子摸了摸自己的屁股。

  「还疼吗?」我关切地问道。

  「还是有点儿…不过我垫了护垫的…」纯子苦笑道。

  「纯子…」

  「嗯?…」

  「你怪辉哥吗?」

  「嗯…不…」纯子想了想,摇摇头。

  「那就好,辉哥一想到昨天的事,心里就有些不忍…一晚上都没睡好觉…」我自责道。

  「辉哥…真的不怪你…」纯子笑了笑。

  「嗯,你去看看小磊吧,我去买些早饭。」

  「好的…哦…对了…辉哥…我走路不太方便…这个钥匙…你帮我还给那个医生吧…她叫莫凤萍…是个女医生…」纯子把女值班室的钥匙给了我。

  「嗯,没问题。」

  我走进男洗手间,不停的用凉水冲着我的脸,我感觉到自己的体温在不断攀升,可能是心里紧张和害怕的缘故,现在我非常需要平复自己的心情。

  「哟,洗脸呐?」有人拍了一下我的背。

  「是你啊。」我回头一看,是昨晚那个屌丝医生。

  「昨晚真是亏了你,那个性吧春暖花开…真不错…」看了看周围,压低了声音说道。

  「是吧?喜欢就好。」我继续洗着我的脸。

  「那个网友自拍区真不错!真实感强啊!我一晚上啊…撸了3 管子…血都快撸出来了…」他附在我的耳边说道。

  「撸这么多?小心得肾病啊…」

  「没办法啊,屌丝一个,命苦呗!」他洗了洗手准备出去。

  「诶,你等等,问你个事。」

  「什么事?」

  「你们这里是不是有个女医生,叫莫凤萍?」我问道。

  「哟!你小子一问就问个大美女啊,她可是我们医院有名的冰美人!我跟你说…」

  「得了得了,别和我说这么多,我找她就是还个钥匙而已。」我现在听到这个屌丝医生说话就烦。

  「哦,出卫生间门朝左拐,第四个办公室就是她的。」

  「那行,我知道了,谢了啊。」

  我把脸擦了擦,朝莫医生的办公室走了过去,我打算先还了钥匙,再去买早餐。

  「莫医生早!」一个护士打着招呼。

  「你早!」从那个办公室里刚好走出来一个女人。

  我一皱眉头,这个身影好熟悉,好像在哪儿见过…咦?是谁呢?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她一转身,我顿时惊呆了!

  「莫莫!是你!」我失声叫了出来。

  那个女医生听见我叫她的外号,吓了一跳,她再定了定神,认出是我之后,再一次惊得瞪大了眼睛。

  「廖…廖辉…是你吗?」那个女医生的声音已经开始结巴了。

  原来这个莫凤萍医生就是我在黑舞厅里玩站桩的莫莫,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莫莫的背后又有怎样的故事?之后的剧情又该怎样发展?

  各位看官,此章已毕。

  预知后事如何,请看下章分解。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clt2014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