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下载本站手机APP客户端,看片更轻松,更流畅!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92-94)【作者:性与情】

字数:831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92章

  「当然记得啊,用心学习,不走歪路,积极进取,长大以后要孝顺爸爸,同时对自己的身体要有节制,不能手淫和胡思乱想……」

  思建听到可心的问话后,开始像背课文一样複述着一段话语,而背得很熟练。
  我注意其中的一句话,孝顺爸爸,他口中的爸爸是我吗?如果是以前,我敢肯定是我,毕竟他的亲生父亲已经去世,我现在是他的名义上的爸爸。

  难道这些就是可以答应思建的承诺?为了这些承诺,可心真的就出卖了自己的身体和我吗?「好了,不用背了,你记得就好,另外,这件事情千万不能让你爸爸知道,否则后果是无法收拾的,你知道吗?我现在最害怕的就是你爸爸知道,那样的话,一切都完了,千万不能暴露,记住,是千万……」

  可心打断了思建的话语,千咛万嘱咐的说道,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的表情十分的迫切,看的出来,她对於和思建的丑事很在意,不敢让我知道,似乎想一直对我隐瞒下去。

  亲爱的老婆,你是否知道我现在就在门外,离你们只有咫尺之遥吗?「不会的,只要他回来,我一定安安分分的,绝不会骚扰妈妈的……」

  思建听了可心的话语,把胸脯拍得啪啪直响,信誓旦旦的说道,说话的同时胯下的阴茎随着身体颤抖晃动着。

  「希望妈妈这么做不是错的,唉……」

  可心听到思建的保证,没有任何的欢喜,反而显得更加的抑郁了,话到最后只有一句深深的叹息。

  可心叹息过后低着头,而思建则站立着挺着不知所措,提裤子不是,不提裤子也不是。

  俩人陷入了短暂的平静,当许久之后,可以反应过来,抬头看了一眼思建,最先看到的就是思建保持持久坚硬没有疲软的巨大阳具,再往上看到的是思建希翼的眼神。

  可心的脸色本来已经恢复了一些,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再次变得羞红。
  最后她再次叹息了一声,之后在俏脸羞红的映衬下,可心伸出了自己的一只玉手,在我隔着门缝的注视下,攥住了思建的巨大无比的阴茎。

  「嗯……」

  可心的玉手攥住思建阴茎的那一刻,思建发出了一声舒爽的呻吟,随之而来的是兴奋和享受,可心温暖的玉手爱抚自己的生殖器,这是多么大的宠幸?听到思建发现的那声呻吟,可心的脸颊更加的羞红了,但是她低着头轻轻撸动着思建的阴茎,没有抬头看向思建一眼,或许不对视能够逃避自己内心的一部分尴尬。
  可心红着脸轻轻撸动着思建的阴茎,我在门外看着可心那双被我牵过无数次的玉手此刻抚摸着另一个男人的生殖器,此时我的心感觉很痛,虽然只是简单的抚摸生殖器,但是却把我内心唯一的幻想给打碎了,一切都是真实的,俩人现在简单的交流就是一个最好的证明。

  看着思建那兴奋期待的样子,我知道这才只是刚刚开始而已……「把眼睛闭上……」

  可心没有抬头看思建,只是嘴里说出了这么几个字,彷彿是在自言自语一般,听到这句话后,思建把眼睛闭上了,只是他似乎不是很老实,闭上眼睛后,轻轻眯着眼睛用余光偷看可以的动作。

  「不许偷看……」

  可心似乎早知道思建的心眼,没有抬头,但是语气中带着坚定和毋庸置疑,可心这么瞭解思建,而且不用抬头也知道思建偷看,看来这个场景被俩人已经演练了无数遍了。

  站在门外我看着可以坐在床上撸动着思建的阴茎,还让思建把眼睛闭上,可心到底要干嘛?难道做爱还需要思建一直闭上眼睛吗?只是接下来发生的一幕,把我的内心和希望撒的粉碎……只见可心抬头看看了一眼思建,确认他真正的闭上眼睛后,她从思建的学习桌上拿起了一张湿巾,之后打开湿巾用湿巾在思建的阴茎上擦拭了起来,龟头、冠状沟、阴茎的茎身,还有阴毛,思建的整个生殖器都被可心详细的擦拭一遍。

  在门外的我看到可以擦拭的这么乾净的样子,难道一会还准备无套做爱吗?
  还准备内射吗?要知道可心没有任何的措施,难道这段时间她一直靠吃避孕药来避孕?还是说……她压根没有避孕?可心擦拭的很仔细,在擦拭的过程中,或许是可以擦拭的太过舒服,思建闭着眼睛偶尔随着可以的擦拭吸着凉气,偶尔还会发出一声轻哼,显得十分惬意和享受。

  把思建最肮髒丑陋的部分擦拭乾净后,可以嚥了一口唾液,我隔着门缝能够清楚的看到可心脖子喉咙处轻轻蠕动了一下,之后可心最后抬头看了一眼思建,再次确认思建确实闭眼后,可心伸出自己的香舌,之后在我不可置信的目光注视下,舌尖轻轻点到了思建鸡蛋大的龟头之上,舌尖轻点一下后,之后舌头在思建了整个龟头上扫了一圈……「哦……」

  可心火热湿滑的舌头在思建的阴茎龟头上舔了一下,让闭眼的思建发出了一声没有压抑的呻吟,那种呻吟彷彿是舒服和满足到了极致,他当然知道此时扫动他龟头的东西是什么,而且他的表情中没有任何的惊讶,反而是早就知道和等待许久了一般。

  而另一边,我的手猛地抬起摀住了自己的心口,此时我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我的身体摇晃了起来,我感觉到自己的胸口很疼,似乎有些喘不过气来。
  我没有心脏病,也没有哮喘病,除了生殖系统,我身体其他功能一切正常,但是我现在却有一股窒息和要晕倒的感觉……为什么?要和有关系,可心以前从来没有为我口交过,一次也没有。

  不是可心不愿意,是我不愿意,在以前我身体不好的时候,可心为了我什么都愿意牺牲,在我没有性趣的时候,可心要为我口交,都被我拒绝了,因为我认为那是对可心的一种亵渎。

  人的嘴,是吃饭的器官,最应该讲究卫生,而且可心的红唇还是她悦耳的声音,都是口中发出来的,所以对於可以的嘴,我只有亲吻,其他的一切方式都是一种亵渎,而可心对於我这种看法也是感动不已。

  但是现在,我亲眼看到可心那张被我无比「珍惜」和「尊重」

  的嘴唇,此时正在为另一个男人口交着,因为在我心痛的这段时间里,可心用舌尖舔弄了思建的龟头几下后,就张开了嘴唇,把思建的龟头含了进去,只是因为思建了龟头太大了,可心的嘴唇太小,所以可心无法把思建的龟头完全吞入口中,只能吞入大半,嘴唇能够大致达到思建阴茎的冠状沟处,可心用嘴唇品嚐着思建的前半部分龟头,品嚐的同时,还会偶尔伸出舌尖在思建的马眼和冠状沟处舔弄横扫一下。

  我此时想闭上眼睛,不让自己去看,也不让自己的眼泪流出来,但是我不甘心,我为什么不去看,或许看的越多,能够让我更加的死心和决绝。

  我的眼睛已经顺着脸庞流下,流到我的口中是鹹的。

  心爱的可心,我不忍亵渎的部分,此时可以毫无顾忌的给了另外一个男人,还是自己的儿子,这个场景是我在视频监控中没有看到的,因为我没有把视频监控全部看完。

  看到可以比较「淡然」

  的样子,还有思建毫无意外的表情,我知道,这已经不是可以为思建第一次口交了。

  我只能抿着嘴,阻挡那些鹹鹹的眼泪流进自己的嘴里,让自己感觉到更加的苦涩……

               第93章

  此时我想转身离开,或者把目光转移走,但是此时我彷彿被人施了定身咒一样,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自己的目光就那么直直的看着自己心爱的妻子为另一个男性口交着,那性感纯洁的红唇此时含着另一个男人最肮髒的部位。

  我的眼泪顺着脸庞流淌,流到嘴里,我据着嘴阻止眼泪流入口中,但是一部分眼泪顺着泪腺流入鼻腔,最后注入我的喉咙里,感觉心里和心中是那么的苦涩……我此时没有像其它事例中的男主一样十分气愤,也没有像别的男人一样情绪失控,如果是其他的男人或许此时会推门而入,之后把母子二人一顿暴打,或者拿起菜刀冲到房间里,手起刀落,最后弄的家破人亡。

  如果我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画面,我真的可能会情绪失控,但是此时的场景我已经有了免疫力了,如果说以前瞻看到的是电视,现在看的是现场直播,我唯一剩下的只有痛心和绝望……室内的母子二人还在继续着,可心温情的为思建「服务」

  着,樱桃小口和粉红的香舌不断亲吻舔弄在思建鸡蛋大小的龟头上,而思建闭着眼睛享受着可心嘴唇的火热。

  在中途的时候思建会不经意间偷偷的睁开眼睛瞄一下自己胯部,那个有一个长发的美女在品嚐着自己最肮髒丑陋的生殖排泄器官。

  虽然思建只是微睁着眼睛,但是露出的那一丝眼神却饱含欲望和自豪感,甚至有一丝征服欲。

  可心轻轻的为思建口交着,甚至连口交的动作都是那么的温柔和淑女,动作轻柔不疯狂,只是这样的场景却让我更加的伤心。

  如果可心彻底的疯狂沉沦,至少能够让我彻底心死,但是此时的可以却还保留着和我一起的那股恬静的气质,让我似曾相识却不得不面对她现在的背叛我的样子,这种感觉让我慢慢的窒息。

  可心为思建口交了大约五分钟后,可心的嘴唇离开了思建的龟头,在龟头的马眼和可以的嘴唇之间拉扯出一根晶莹的丝线,这根丝线一直到可心坐直身体后才断裂。

  这根丝线是如此的有弹性,所以绝对不是可以的唾液,这么有弹性的液体,作为一个男人我一点都不陌生,那是思建龟头马眼流出的粘液,也就是男人的前列腺液,是在插入女人阴道的时候产生润滑作用的。

  在刚刚的口交中,思建的马眼不断的分泌了粘液,已经早早做好了和异性交合的准备。

  而可心的嘴唇离开思建的龟头后,可以抿了一下嘴,让自己中边的粘液全部舔进嘴里,此时看到可以把思建分泌的粘液舔进嘴里,我猜想下面可心会把思建的粘液嗯下去,连带着嗯下去的,还有思建的味道……可心用舌尖把自己的嘴唇上下所有沾染到的思建的痕迹全部舔舐到口中,之后转头冲着床边的垃圾桶把口中的唾液吐了出去。

  吐出去之后,可心再次重複着舔弄嘴唇的动作,以此往複把口中的异味吐出去,而推动可心口腔的服务,思建此时已睁开了眼睛,看到了正在认真清理自己口腔的可心,思建的眼中闪过了一丝隐晦的失望,或许他内心中希望可心嚥下自己的唾液,可心现在的做法在思建看来还有一丝嫌弃。

  刚刚可心为他口交了大约五分钟时间虽然不长,但也不是很短,但是对於持久力很强悍的思建来说,这点口交只能勉强算是一道开胃菜。

  此时的思建情欲已经被调动起来,阴茎海绵体的血液不断冲击着,使思建的阴茎勃起到最大一跳一跳的。

  此时思建的脸色微红,呼吸在刚刚的过程中已经急促而粗重,而另一边可心也一样,思建的阴茎一直散发着男性的荷尔蒙,她闻嗅和品嚐到了荷尔蒙,这彷彿是一种对女人无比催情的东西,虽然刚刚可心的动作十分温柔,但是那是她最后的矜持让她保持尽可能端庄的样子。

  「啊……唔……」

  本来正在低头吐着唾液的可心突然发出一声惊呼,因为她此时已经被思建扑倒在床上。

  可心原本坐在床边,此时被思建推倒后,她的上半身直直的躺在床上,双腿荡在床边。

  而此时的思建趴在可心的身上,身体弓在床边,双脚站立在地板上,双腿靠住了可心的双腿,而露头的阴茎,此时贴在可心的裙摆上,隔着睡袍和可心的内裤,与可心的蜜穴口依偎相依。

  而可心猝不及防的发出一声娇呼,但是随之娇呼停止,因为思建趴在可心的身上后,已经有了微微胡茬的大嘴瞬间覆盖住了可心的嘴唇,思建没有嫌弃可心口中的气味,紧紧吸住可心的嘴,疯狂的吮吸着,可心樱桃红唇在思建的口中不断变换着形状,本来已经被可心吐得有些乾燥的嘴唇再次被思建的嘴唇沾染的湿润了起来。

  「思建……你赶紧起来……唔……」

  思建的嘴唇吸吮了一会后,就从可心的嘴唇上离开,在可心的脸蛋、额头、鼻子还有下巴上来回的亲吻着,而此时的可心终於能再次张口说话了,张口之后的可心出声拒绝道。

  与此同时,可心的双手推搡着思建的胸膛,奈何此时的思建紧紧压在可心的身上,可心的手无法插进两人之间,就算此时思建不发力,紧紧依靠体重,也不是可心可以推开的,此时的思建趴在可心的身上来回的亲吻着,当可心刚发出声音拒绝的时候,思建的嘴唇再次转回到可心的嘴唇上,把可心的话语重新堵了回去。

  可心的双手插不到俩人的身体之间,所以只能用双手握成粉拳敲击着思建的后背,而那种敲击的力度和按摩差不多,而且反而像是可心在拥抱着思建,把思建拥抱进自己的怀里。

  可心还有一条路,只需要膝盖使劲往上一顶,就会顶到思建的命根子上,要知道,男人的命根子是极为脆弱的,轻轻一碰就很疼。

  如果可心用出这一招,思建一定会松开可心,之后双手摀住胯部倒在地上,但是可心会那样做吗?会舍得伤害自己这个亵渎自己的宝贝儿子吗?「思建……
  别……今晚不行……啊……你再……这样……妈妈……妈妈生气……了……「

  可心此时脸上带着拒绝,眼睛没有睁开,此时她脸部不断转动着,不是她自己转动的,而且思建在她的两边脖子上不断变换亲吻着,可心不得不被动的转头来躲避思建的嘴唇,但是却成了一种另类的配合。

  可心此时被思建亲吻得娇喘吁吁,思建的疯狂让可心的身体逐渐的发软,本来有些情迷的她此时更加的抵制不住升起的欲望。

  可心闭着眼睛咬着银牙,此时思建的疯狂似乎一点点摧毁着她和理智。
  「嗯……混蛋……唔……」

  疯狂索取的思建突然伸出了双手,双手轻而易举的插进了可心双手无法插进的地方——两人的身体之间,而准备找到了双手想去的地方——可心的双乳,思建的双手握住了可心的双乳,隔着睡裙揉搓起来,让可心发出一声娇吟,同时她瞬间迷乱和失控,骂出了一句混蛋,但是随之后面的话语再次被思建的深吻给打断。

  可心的双乳丰满硕大,思建的双手黝黑硕大,但是思建的双手却无法盖住可心的双乳,或许这是可心身上唯一一个比思建大的器官了,可心的胸不但比思建的胸部大,而且比他的手还大,思建的双手根本无法掌握,而随着思建的揉搓和亲吻,可心的挣扎似乎再一点点的减弱……

               第94章

  我站在门外看着可心的挣紮逐渐的减弱,不知道是因为可心的力气慢慢消散体力不支,还是因为可心的心里正在一点点的接受思建的求欢。

  「嗯……不……不要……啊……」

  可心的嘴唇再次得到解放,仍然发出了拒绝的声音,只是这些声音中央夹杂着呻吟,而这些呻吟缺蕴含着一些舒爽,此时我发觉可心的身体似乎敏感了不少,思建只是简单的爱抚和亲吻就让可心如此动情?以前的可心可不是这个样子,难道说有性的前提是必须有爱?可心在内心的最深处已经对思建的感情发生了改变?「嗯……」

  此时的可心拒绝的话语越来越少,中间夹杂的呻吟越来越多,脸色变得潮红,呼吸也越来越急促,思建的双手在可心的双乳上不断的揉搓着,丰满坚挺的双乳在思建的手中不断的变换着形状。

  於此同时,我发现思建的双腿慢慢的挤进了可心的双腿之间,本来可心的双腿是并拢在一起的,因为可心知道双腿之间是自己最后的禁地,所以从开始就本能的夹紧双腿,奈何现在思建依靠体重和姿势的优势,轻而易举的把双腿顶进了可心的双腿中间,可心双腿发出最后的挣扎,但是最终还是败下阵来,可心的双腿分开了,而这个过程中可心的眉头紧皱,脸色带着挣扎,只是双腿打开的时候,可心的眉头舒张开来,因为她知道刚刚的努力已经白费,除了认命没有其他选择。
  与此同时,思建的阴茎不断在可心的睡裙上摩擦着,已经隔在俩人的中间,被俩人不断摩擦的身体夹在中间摩擦着,勃起到最大的茎身显得那么的坚硬,而思建鸡蛋大小的龟头不断分泌的粘液,可心的睡裙上也到处沾满了思建的粘液。
  时间过去了二分钟,这是一场持久战,思建想用时间和调情的手法打消可心最后的疑虑和挣扎,这种温水煮青蛙的模式还真的有效,因为可心的挣扎确实在慢慢的减弱。

  这次的挣扎确实在慢慢的减弱。

  这次的挣扎不像俩人第一次的时候,俩人第一次的时候思建完全用强,可心也是十分的拒绝,而现在情景与第一次完全不同,发生过不知道多少次关系的二人,此时思建的动作没有了第一次的粗狂,刚中带柔,而可心的拒绝也不是十分的拒绝,而是七分的拒绝,三分的迎合。

  「思……思建……今晚不要……好不好?啊……」

  本来意乱情迷的可心此时睁开了眼睛,只是眼神中没有了坚定,和语气一样,带着一丝商量和乞求,只是她的语气和眼神此时显得是那么的无力,我和思建都能够看出她眼神中只剩下了最后的一丝挣扎,这丝挣扎消失后,那么接下来的一切就将水到渠成。

  「妈妈,让我今晚给你一个完整的纪念日,刚刚在迪吧算是前部分,那么现在就是下半部分……」

  思建此时吻够了,摸够了,也察觉到情况差不多了,而经过刚刚的努力,可心也剩下了仅存的理智和挣扎,而剩下的最后部分,不是靠调情和挑逗就可以去除的,还需要思建的言语,还有他的态度,哪怕是一个眼神……「这。

  ……唔……嗯~唔……「

  可心听到思建的话语后,楞了一下,说出了一个「这」字,同时脸上带着一丝犹豫,不知道是犹豫该怎么拒绝和应付思建这句话,还是犹豫到底该不该接受思建的这个「建议」,总而言之,可心刚犹豫,她的嘴就被思建再次堵住了,就算她拒绝也说不出口了。

  而这个过程中,可心一直睁着眼睛,她开始的眼睛中带着紧张和慌乱,似乎还有一丝不甘心,她呜呜的发声,奈何嘴巴已经被思建吻住,这样坚持了许久后,可心的眼睛慢慢的闭上了,就像一个仙逝的人慢慢闭上了眼睛,此时的她没有了灵魂,就是一个任人摆佈和宰割的「活死人」。

  此时的一切已经水到渠成,或许是可心知道今晚无论如何思建也会得逞,继续的拒绝已经毫无意义,也或许是可心的内心中已经情动,对於思建的性能力怀念和折服,自己说服了自己再堕落一次,接下来的事情已经毫无悬念。

  思建一边亲吻着可心的嘴唇,一边揉搓着可心的双乳,双腿站在床边一动不动,坚定的阻隔了可心双腿的并拢。

  吻了一会后,思建的双手离开了可心的双乳,转而伸到自己的胯部,之后把自己的裤子直接退了下去,由於他的嘴唇不能离开可心的嘴唇,所以他不能蹲下,所以因为收的长度,裤子只被他退到了膝盖,但是这已经足够了,思建诱惑长着后腚毛的屁股,还有胯部浓密的阴毛,粗长不像人类的阴茎,还有大大黑黑、长满褶皱的阴囊,一切的设备都已经没有任何的遮掩而畅通无阻。

  思建退去自己的裤子后,双手向上,而向上的过程中思建的双手兜起了可心睡裙的裙摆,可心纤细光滑的大腿开始慢慢的显露,开始只是露出膝盖以下的部分,慢慢的露出了大腿根部,之后是内裤,之后是胯部,之后是细腰……。而可心露出内裤的时候,我清晰的看到了可心的内兜布的地方已经阴湿了,二阴湿可心内裤的液体,不用猜也知道是什么。

  这个过程中可心似乎残存着最后的挣扎,双腿扭动了几下,但是有思建双腿的阻隔,可心双腿的扭动只是徒劳的,象徵性的。

  思建只把可心的睡裙撩到腰部就停止了,因为最关键的部分已经显露了出来。
  思建或许不想听到可心拒绝的话语,或许可心拒绝的话语影响他此时的兴致,思建的嘴一直吻着可心的嘴,吻得死死的,不让她说出一句话语。

  思建的手把可心的睡裙撩起之后,右手的食指在可心的蜜穴上轻轻摸了一下,隔着内裤摸得,自己私密瘙痒的部分被触碰,可心的身体发出一个轻微的颤抖,而且在思建触碰她蜜穴的时候,我可以清晰的看到可心的臀瓣压在床上紧绷了一下,可以清楚的看到可心臀瓣绷紧和放松的变换和轮廓………

  思建的食指只是隔着内裤抚摸了一下可心的蜜穴,就给可心造成了如此大的刺激,由此可见可心此时身体已经完全的陷入了情欲之中,而思建的食指抚摸完可心的蜜穴后,抬起的时候竟然沾染着一丝晶莹的粘液,这丝粘液在可心的内裤和思建的手指之间拉起一条长长的丝线,最后随着思建思建的远离,这丝丝线才不甘的断裂。

  可心的爱液已经湿透了内裤,阴道分泌的足够甚至超量的粘液,而思建的马眼也分泌了足够的粘液,两者之间做好了相互包容和摩擦的准备。

  思建并没有把手指拿到眼前去看,光靠触觉他就感觉到了什么。

  一切时机已经成熟了,是时候进行下一步了。

  而此时的我慢慢的挪动脚步,此时我的双腿已经僵硬,而且已经发麻,我的意识控制着双腿挪动着,只是此时双腿仿佛已经没有了知觉,仿佛已经不再长在自己身上一般。

  而我行走的地方不是房子的大门,而是思建房间的房门,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过去,此时我的步伐僵硬,还带着一丝蹒跚。

  思建的房门离我越来越近,而俩人的身影越来越清晰,思建和可心粗重的呼吸,还有可心偶尔发出的鼻音也越来越清晰。

  我自己要去干什么?难道只是为了离得更近,看的更清……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