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下载本站手机APP客户端,看片更轻松,更流畅!

【青梅竹马的爱欲纠缠】(23)作者:QM1255

字数:1013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二十三)归巢

  我听了杨译婷的话,不知所措。

  「哎呀,钱明哥哥害羞了呢,」

  杨译婷笑了笑。

  「以后啊,你叫我小杨就好喽!」

  「杨……小杨,你刚才的话,什么意思啊?」

  没想到,她听完了我的话,竟然大笑起来。

  她这一笑,更让我迷茫了。

  「你笑什么嘛?」

  「钱明哥哥,我开玩笑的啦,」杨译婷一边笑,一边说。

  「我知道,你有女朋友了,她去美国了,对吧?」

  「这些……你怎么知道的?」我不禁问道。

  「我哥告诉我的呀!而且,我还见过她呢。」

  「见过?什么时候?」我更加疑惑了。

  「傻了吧,你们的训练,我可是看过不少次了呢!基本上每次秦语姐姐都在那里看你,对吧?」

  「你还知道她的名字?」

  「当然啦,吴琼姐姐和哥哥都说过呢!说她是学校里的尖子生,人又长得好看。」

  这些话,我听得一愣一愣的。

  「其实,足球队那么多人,我觉得钱明哥哥你最帅了,早就想认识你了,没想到居然是在这种场合下,怪不好意思的。」

  「呃……呃……我也很高兴认识你。」这时,我连话都有些说不清楚了。
  「嗯,我和你说实话吧,如果没有秦语姐姐,我……」

  杨译婷低下了头。

  「没事。说吧。」我鼓励道。

  「我……我会考上Z大,然后光明正大地追你!」

  听了这一番话,我心里的感觉有些複杂。

  有些受宠若惊,也有些不安。

  「可是,我知道,我不能这么做。」

  杨译婷再一次低下了头。

  「呃。」

  我尝试着安慰她,但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我们两个人沉默了很久。

  最终,我打破了这份宁静。

  「小杨,你看这样行不行,如果你能考上Z大,我和秦语就认你做妹妹,以后咱们是一家人,可以吗?」

  杨译婷听罢,猛地一抬头,呆了半晌。

  「真的吗?」

  我点了点头。

  「钱明哥哥,你真好!」杨译婷再次流下了泪水。

  只是这次,是喜悦的泪水。

  她抹了抹眼泪,张开双臂,一下子扎进我的怀里,紧紧地抱住我,贴在我的胸口上。

  这份突然的礼遇让我有些不知所措,我也张开臂膀,轻轻地绕过她的脑后,一只手放在她的背上,另一只手摸着她的头发。

  「好了,你可不能食言哦!」

  突然,杨译婷脱离了我的怀抱,就想来时那么突然。

  我微笑着点了点头。

  后来,我们又聊了很久,关於学习,关於人生,关於未来。

  谈话中,我发现,我面前的这个小姑娘可爱不假,但心里却有着成熟的一面。
  而她对自己的未来,乃至於对人生、对世界的看法与秦语是那么的相似。
  不过也有很多,是我和秦语从来没想过的。

  晚上,我回到寝室,刘克和阿鸿留在那里过夜。

  我一个人坐在床上,月光和星光夹杂着洒了进来。

  我又想起了白天的奇遇,想起了那个突然出现在我生命中的小妹妹。

  我突然觉得自己做了一个正确的选择,让这个小女孩的心里有了可以追求的东西,权且叫做梦想吧。

  然而,在我的脑海里,另一幅画面却越来越清晰。

  没错,是秦语。

  已经5月了,很快,她就会回来。

  半年的时间,发生了很多事情,包括今天这一件,我不知道日后该如何向秦语说清楚。

  除夕夜那晚,她说半年的时间可以让我们都静一静。当时,我真的没想过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

  我没和她谈过理想,没和她谈过人生,也没和她谈过爱情和亲情。

  我再次怀疑起我和她的爱来。

  突然间,我仿佛进入了一个梦境,用现在的流行词说可以称之为「意淫」吧。
  我仿佛看到若干年之后,我和秦语真的走到了分手这一天。

  从那之后,我和她天各一方,彼此安好。

  再次见面,我还是一个孤独的我,而她已在堂上,身披霞帔,做了他人的新娘。

  我突然觉得后背有些发凉。

  我无法想象这一天真的会来临,但是,谁知道呢?我努力不去想这些,闭上眼睛,试图让睡眠来解脱我内心的纠结。

  「钱明,我得走了,这个,还给你吧。」

  眼前,秦语的形象有些模糊,声音也有些陌生。

  她解下脖子上的玉坠,摇了摇头。

  「真的要分手吗?」我帮着她拎着旅行箱,说道。

  「可是,我有可能不会回到这里来了。」她的声音冷冷的。

  「你还会回来吗?」

  我又问了一遍。

  她苦笑一声,说:「或许吧。」

  「你结婚的时候……别忘记给我发张请帖!」

  我觉得眼眶有些模糊,眼角渗出了一些液体。

  「再说吧。」她冷冷地说。

  「好,好,你快乐就好,我能照顾好自己!嗯,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哦对了,不开心的时候,别总是闷在心里,别那么要强,跟别人说说,答应我,好吗?」
  「嗯,记住了。我得走了。」

  她的话语让我感觉到是如此的陌生。

  渐渐地,她走远了。

  恍惚之间,她又出现了。

  「钱明,好多年不见了,你还好吗?」

  「我,还行,就这样呗。」

  「你还是一个人?」

  「不然呢,一直在等你,觉得你会回来,还真的把你给盼回来了。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不用了钱明,我一会就走。你也别等了,我要结婚了,下个月,就在XX酒店,你要有空,就过来看看。」

  「你……你要结婚了?」我顿了一下。

  「好,好,祝福你,一定来,一定来!」

  突然,我背后又是一阵发凉。

  又是一场梦。

  一场真实到我一时无法从中解脱的梦。

  如果以后真的分手了呢?如果我的等待是没有结果的呢?如果她真的要离开我了呢?如果真的有这一天呢?我不敢再去想。

  「爱一个人不需要理由。」

  这句被我曾经视作无稽之谈的老话,没想到会成为我此时的一块遮羞布。
  也正是在这一刻,我突然明白了些什么。

  我不能没有她。

  我不能失去她。

  如果分别真的会来临,我可能真的会选择固执地等下去。

  后来,我没敢再去胡思乱想些什么,昏昏沉沉进入了梦乡。

  接下来的一个多月里,我把心都放在了学习和训练两件事上,企图用忙碌来忘却这些让我不快的事情。

  而就在这时,她回来了。

 =================================
  6月,J市遭遇了一次前所未有的颱风袭击,原本在海上转悠的风暴却突然转向,侵袭J市。

  受天气影响,学校也提前放了暑假。

  这时的我已经接到了秦语即将回国的消息,所以我决定留在Z大寝室中,做好准备去T市接回秦语的准备。

  这一天,终於来了。

  巧的是,去年的今天,我和秦语在志愿表上写下了Z大,也正是那一天,我们的故事开始了。

  2个小时的火车,旅途中我打了个盹,满怀期待地下了火车。

  火车站旁,那个之前的算命招牌还在那里,只是卷帘门紧紧地锁着。

  我摇了摇头,走了过去。

  去机场的路上,我一边看着时间,一边在脑子里盘算着接下来的计划。
  「先接到语姐,去订酒店……」

  不知不觉间,机场到了。

  已经是下午1点,离秦语航班到达还有3个小时。

  我坐在机场的长凳上,胡思乱想着。

  美国的生活、杨译婷、我对这份爱的怀疑……我不知道该怎么向秦语开口说这些,我更不想在刚刚重聚的欢愉时刻,强加悲伤。

  我闭上眼睛,试着不去想这些。

  脑海里,秦语的画面越来越清晰。

  我是真的想她了。

  「叮铃」一声,我的手机突然响了,打开一看,是秦语的短信:

  「飞机落地了,爱妃想我了没?」

  我抬起头,看看时间,一下从板凳上弹了出来,回复道:「恭迎陛下回朝!」
  我来到接机口,人不少。

  我努力往前面挤,发现门已经开了,取托运行李的传送带也开始工作。
  突然,一名身穿制度工作人员从门里走了出来,接着,第一个旅客从那个门里闪出,是一名外国人。

  慢慢地,一个人,两个人……

  人群从狭小的门中涌出。

  那个熟悉的身影终於出现了。

  她从门里快步走出,戴着一副墨镜,但我还是第一眼就认出了她。

  她的头发还是那么短,还是那个美丽的斜刘海姑娘。

  一件运动T恤衫,外面罩着一件薄外套,显得活力十足;腿上一条简单的牛仔裤,却掩盖不了她修长的身形。

  我用力地挥了挥手,秦语也看到了我,咧着嘴笑了笑。

  待她走近了些,她的嘴动了动,我立马读出了唇语:「去外面等我!」
  我从人群中脱出,来到空旷处。

  正如我想象中那样,秦语拖着带去的几个大行李箱,连拎带扛着几大包东西,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我急忙冲上去,殷勤地接过她手上的行李,趁机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
  秦语没有嗔怪,只是癡癡地笑着,我第一次见她这种表情。

  「怎么了?傻了?不认识我了?」

  秦语咬住嘴唇,微微地笑了一下,径直向前走,我看到她有些脸红。

  我连忙追上她。

  「亲爱的,怎么安排的啊?」

  「语姐,马上咱们先去酒店,住一晚。J市在刮颱风,学校没人了,明天你休息一天,后天咱们坐飞机,直接回家,如何?」

  「嗯,可以可以,进步了嘛!」

  我和她相视一笑,出了机场。

  我们来到秦语走的那天晚上住的酒店,我麻利地办好手续,顺利地入住了。
  「亲爱的,我想你了。」

  一进房间,秦语把行李堆在一边,说。

  「语姐,我也是。在那边还好吗?」

  「嗯,好!」

  我张开双臂,把秦语紧紧地抱在怀里。

  秦语也伸出手,紧紧地环绕在我的背后。

  我们就这样,抱了很久。

  没有语言,没有接吻,但我知道,她回来了,爱亦归巢。

  晚上,我和秦语自然免不了在酒店大吃了一顿。

  回到房间,秦语把我摁在板凳上,把她从美国带回来的东西一样样的拿出来,展示给我看。

  「看,这是给梓娜的……这是给阿鸿的……」

  秦语说着,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说了那么多,给我买了些啥啊?」我故意问道。

  「给你买的?」秦语沉吟一会。

  「那可不少呢!别急别急,这样吧,我们先把澡洗了,然后慢慢看,怎么样啊?」

  「好!」我高兴地答道。

  「亲爱的,你先洗,我把东西收收!」

  我洗澡向来很快,不一会,我就赤裸着上身,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语姐,我好了,你来吧!」

  秦语漫不经心地瞥了我一眼,却又死死地盯住我,她站起身来,走近了。
  「可以啊,几个月不见,壮了不少嘛!」

  我听了秦语的夸奖,心里也是美滋滋的,挠了挠头,傻笑着。

  「好啦,别傻笑了,把那个递给我!」

  秦语指了指我身后,床上果然有个纸盒子。

  「这一套衣服是我在美国买的,马上我换上你看看!」

  「语姐穿啥都好看!」我殷勤道。

  「去去去!」秦语把手按在我厚实的胸脯上,推开我。

  我躺在床上,耳边传来「哗哗」的水声。

  自从和欧阳奕缠绵过后,我还没有尝过肉腥,1个月以来,也只是自行解决过一次,而那也是两三个礼拜前的事了。

  渴望被女体好好滋润一番的肉棒,近些天也是被憋得难受。

  正当我盘算着今晚要如何征服秦语的时候,水声停了。

  只见秦语身上严严实实地裹着浴巾,走了出来,然后直接把手里的空盒子扔在了桌子上。

  「语姐,你就在美国买了这个?浴巾哪里没有啊!」我故意挑逗她。

  「你着什么急吗!」秦语白了我一眼。「哈哈,知道老公最怕什么,今天我就来什么!」

  「我?除了怕你,我还怕什么啊?」我打趣道。

  秦语听了我的话,「噗嗤」笑了一声,说:「还怕这个哦——」

  说着,她拉开腰带,将浴巾慢慢敞开,那一幕美丽的场景差点让我喷了鼻血。
  只见秦语身穿一身黑色蕾丝情趣短裙,深v的领口让那一对已经突破E尺寸的酥胸露出了大半,而蕾丝的勾勒让整件裙装轻薄透明,那两颗樱桃也是若隐若现。

  秦语的下半身更是惹火:裙子下摆只是象征性地遮住私处,一条几乎透明的三角内裤让那一簇阴毛无处遁形,旁边用吊袜带勾住,腿上是一条长筒的黑色网袜,曼妙的腿部曲线显露无疑。

  秦语就是秦语,是那个最了解我的人。

  她知道,当一个美女在我面前缓缓地卸下外衣,宽衣解带之时,正是我卸下防备,欲火中烧的时分。

  果不其然,下体此时此刻已是直冲云霄。

  秦语伸出纤纤玉手,轻轻一勾,浴巾听话地从玉肩上滑落。

  「我买给你的礼物,喜欢吗?」秦语转了一圈,笑着说道。

  我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只是傻傻地点了点头。

  「看你那色样!」

  秦语笑了笑。

  「不过说好了啊,我时差还没倒过来呢,你这两天只能看不许吃,听见没有?睡觉喽!」

  哎?合着只负责把我的馋虫勾起来,不负责解馋?正当我苦恼之时,秦语已经坐在了我的身边,一侧身,关上了灯。

  身旁躺着这么样一个大美女,许久不经人事的我哪里能睡得着?只是急切下手不得,我也只好作罢。

  黑暗中,我突然觉得身上有一双柔软的手,我闭上眼睛,任她游走。

  指尖划过我的胸脯,在我的乳蒂上划了个圈,然后经过我的小腹。

  突然间,那双手钻进我的内裤,下体突然产生了一种被按压的感觉。

  我再也忍不住了,想把头侧过去,却在此时被秦语逮个正着。

  她的另一只手按住我的头,舌头已经伸进了我的嘴巴。

  我也不甘示弱,抱住她,伸出舌头,和她的舌头像打架一样,搅在一起。
  我忘情地吻着,秦语却藉着我抱她的力骑到了我的身上,两只手都腾了出来,抱着我。

  我们吻了很久,两人都有些闷了,才依依不舍地分开。

  床是临窗的,秦语转身把窗帘拉开,月光、星光洒在我们身上。

  月色下,秦语朦胧的脸庞是那么的美。

  「某些同学说她在倒时差嘛!」

  我知道秦语已经迫不及待了,故意用言语让她的情欲之火烧得更旺一些。
  「对啊,白天困,晚上清醒嘛!」

  说着,秦语用力扒下我的内裤,烧热了的铁棒暴露在了空气中。

  「不是只许看不许吃吗?」

  我知道,此时此刻,这样的问答只会让秦语身体中的那一团火越烧越旺。
  「老公好坏,」粉拳落在我的胸脯上。「不许你吃,又不是不许我吃!还有,在我说我时差倒回来之前,只有我吃的份!」

  我故意装作满脸委屈,实则心里乐开了花。

  秦语见我没有异议,满意地点了点头。

  「亲爱的,我要开动咯!」

  秦语缓缓地挺起上身,跪在我的腿上,她的膝盖顶得我有些疼,但她立马并拢双腿,把我的肉棒夹在她的两腿之间。

  那一份温度、压迫感和网袜带来的粗糙质地差点让我缴械投降。

  秦语左手拉住一根肩带,月光下,皓齿轻咬朱唇,极尽媚态。

  轻轻一勾,裙子的上半身脱落了一半,一只玉兔跳出了大半。

  我情不自禁地伸出一只手,想脱下另一边,没想到,秦语打了我一下。
  「说好了,你不许!」

  此话一出,我差点又要喷射出来。

  马眼处,前列腺液已经在不断分泌,秦语想必也是察觉到了这一点,腿夹得更紧了,时不时地还会扭动一下。

  虽然我已快要到了爆发的边缘,但秦语似乎还是不慌不忙。

  她稍稍坐直,轻巧地解下两边的吊袜带,然后勾下另一边的肩带。

  然后,她将手背后,解开釦子,整个上半身完全赤裸了。

  「老公,你看这里!」

  秦语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右腰。

  藉着月光,我看到,那里是一朵娇艳欲滴的血红色玫瑰。

  「老公,这是在美国做的纹身,你喜欢吗?」

  「我,我喜欢!」

  「哈哈,你看,这个像不像一个『Q』!」

  光线昏暗,实在无法看清,我只能附和道:「还真是!」

  秦语幸福地笑着,从我身上下来,彻底脱掉了所有的衣服。

  当然,除了网袜。

  我的下体也得到了暂时的放松。

  突然,秦语不知道从哪摸出来一瓶东西,直接往我的鸡巴上涂抹。

  我下意识地躲了躲。

  「别怕,老公,这是在那边买的,一点点就能让小可爱更厉害哦!」秦语调皮地说道。

  我听了,没说话。只是秦语相当於上下撸动的涂抹的方式,让我更加难以自持。

  「老公,好了!」

  「那个……套套?」我问道。

  「讨厌啦,不用那个,大半年都没喝过老公的精液,那里都渴了呢,我要老公射进来!」

  秦语的情话实力也是相当出色。

  秦语再次面向我,跟我飞吻了一下,坐在了我的身上。

  我能清晰地感觉到她那已经山洪暴发的下体带给我的那一份湿润。

  「老公,我告诉你哦,那天跟你们视频之后,我还没有做过呢……」

  黑暗中,我甚至能感觉到,秦语的眼睛正在放着光芒。

  「我……我也是……」我结巴道。

  秦语娇羞地笑了笑,撑住床板,又用膝盖顶在我的肉棒上,摩擦了几下。
  这时候的我故意想一些医学上的理论知识,来分散注意力。

  否则,就刚才的几下摩擦足以让我的精液射在秦语白皙的腿上。

  「亲爱的,想什么呢?」秦语一下子就看穿了我。「最关键的还没开始呢!」
  我微笑着,秦语立刻会意。

  她伸出手,探向阴部,撑开阴唇的一刹那,她也「哦」地娇喘了一声。
  「嗯嗯……哦……」

  我的龟头此时已经进入了她的身体。

  许久不曾接受异物的阴道,此番也是格外紧緻.

  「咿……哦……好硬……」

  伴随着我鸡巴一点点地被塞入,秦语也是娇喘连连。

  龟头处传来些许粗糙的摩擦感,那是我久违的G点。

  不过,可能是由於过於紧緻的缘故,秦语的动作缓和了许多。

  这一慢不要紧,下体被紧紧裹住的我有些忍不住,肉棒不禁跳动了一下,正好摩擦在了那最敏感的G点。

  「咿呀啊啊啊——」

  由於下体处的快感,秦语一下没掌握好平衡,一屁股坐了下来。

  就是这一下,藉助着爱液的润滑,刚才寸步难行的肉棒竟然全部进入了她的身体。

  秦语也因为下体突然被塞满达到了回国后的第一次高潮。

  「嗯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老公……老公……好棒……嗯……哼……」
  秦语伏在我的胸前,第一次高潮并没有让她损失太多的体力,反而像是打了一针兴奋剂。

  秦语只是休息了不到一分钟,就又恢复了元气。

  「老公……开始了哦!」秦语话音未落,便坐起身来。

  「小骚货,这就等不及了?」

  我有意地用这些下流的话语挑逗着压在我身上的猛兽。

  「你不也是?」秦语反问道。

  我没回答,却趁着秦语不注意,扶住她,猛地一挺腰。

  「啊啊啊啊——」突然的攻势让秦语措手不及。「好啊你,看老娘今天不干死你!」

  说话间,秦语调整好了姿势,灵巧地在我的身上完成了一次上下运动。
  「干死我?好,我奉陪到底!」我有意撩起秦语的战意。

  秦语白了我一眼,动作却加快了。

  只见她右手扶在我的肉棒底部,左手撑在床板上,随着肉棒的一次次进出,她的口中也不断发出「嗯嗯」的娇喘声。

  当然,这种体位最值得欣赏的就是随着身体上下运动的乳房。虽然只有月光,但那对E-Cup的巨乳还是让我的肾上腺素和雄性激素飙升。

  「语姐,你跟我说说,国外,唐宁和洛克是不是也这么操你!」

  「嗯……嗯啊……」

  也不知秦语是淫叫还是在答话,我於是追问道:「那你说说,你和他们怎么玩啊?」

  此话一出,我立刻感到下体被狠狠地挤压了一下。

  没想到,这样的话题竟然成为了秦语的兴奋点。

  「嗯……嗯……啊……老公……老公……坏……嗯……」

  秦语时不时收缩的肉壁让我兴奋连连,我知道如果任由这样发展下去,我定会提前缴枪投降。

  我不再追问秦语,努力转移注意力,而此时,她也有些累了。

  我见此良机,一拽她的手,她软绵绵地倒在我的胸口。

  「啊啊——坏老公……快……快……加油……」

  我尽力发挥我的腰部力量,奋力地顶着秦语的骨盆。

  而秦语那美妙的淫叫声也伴随着我抽动的节奏此起彼伏。

  「啊……啊……老……老公……好棒……嗯……嗯……咿呀……呀呀……啊……不行……不行……啊……好棒……」

  我伸出手,抚摸了一下秦语的后脑。

  她迷离地看着我,脸上已是一片绯红,脑门上的刘海也被汗贴在了脸上。
  这一刻,四目相对,秦语身体里的火已经被我点燃。

  这时,她突然扑上来,摇晃中,我只觉得自己的嘴被两瓣同样灼热的唇堵上。
  我们同时吐出舌头,纠缠在一起,而我也不由自主地加快了抽动的速度。
  「嗯……嗯嗯……」

  嘴被吻上的秦语,此时发不出其他的声响。

  越来越急促的娇喘说明了一切问题。

  又经历了数十次的抽动,本就神经紧绷的秦语经历了这么一番蹂躏后,终於迸发出野性的快感。她的肉壁突然无征兆地痉挛,小穴深处,一股热泉喷涌而出。
  突然受到外物挤压和温存的肉棒,也失去了最后的防禦.

  我鸡巴一抖,一股股精液喷射出来。多日不尝腥的我这次居然足足喷射了十余次。

  秦语还是不听地「嗯嗯」地叫着,直到我射精的一刹那,她猛地推了我一把,从我的口中逃离开,放肆地呻吟着。

  我喘着粗气,肉棒渐渐变软,秦语无力地抱着我。

  「讨厌啦,刚才快把我闷死了……」秦语有气无力地说道。

  「语姐,还行吗?」

  「讨厌,老色棍!」

  「刚才还没说呢,外国的鸡巴什么味道啊?」

  「变态,」秦语一翻身,躺在了我的身边。

  「不过,想听可以,有个条件!」

  我一听有戏,连忙说道:「行!说吧,什么条件!我一定答应!」

  「哼哼,」秦语坏笑了一声,「待会要是说得过火了,你可不许生气,还有,你可得负责灭火!」

  「灭火?怎么灭啊?」我明知故问。

  「当然是用刚才射进来的东西灭喽!」

  秦语露骨的回答让我心里又有些痒痒了。

  别说灭火了,面对这么一个大美女,我恨不得再添一把火。

  「成交!」

  秦语坐起来,拉上窗帘,我会意地打开灯。

  我把枕头放好,靠在床上,秦语依偎在我的怀里。

  「其实,我就和他们做过两次。出国前,为了满足某些人的淫欲,我就跟欧阳打听过。」

  说到这,秦语看了我一眼。

  「正好,她的同学,就是Ricky姐还有唐宁和洛克就在那个城市,Ricky姐和洛克正好就在那个大学。当天,欧阳就和他们打了跨洋电话,说了我的事。」

  「然后你一去就……」我忍不住打断她。

  「没有啦,哪有那么快,」秦语嘟着嘴说。

  「学校寝室安排得很满,我就住在Ricky姐家里,欧阳估计告诉了他们我的『任务』,一开始还好,熟了以后Ricky姐和唐宁、洛克做爱的时候也不避讳了。我住在客房里,隔壁是Ricky姐的房间,有时候晚上他们三个做的时候连门都不关。」

  「那后来是谁先提出来的,你还是Ricky姐?」

  「哎呀,都不是啦,是欧阳,她给我打了个电话,然后非让我开免提,结果她和Ricky姐通话的时候说的。」

  「她?她怎么说的?」

  「她就告诉Ricky姐,她想唐宁和洛克的傢伙了,想看我和这二位做爱,还说我男朋友已经同意了,他也很想看。」

  「然后呢?」

  「Ricky姐肯定早有计划,她让我挑个日子。我说我得适应适应。」
  「这是第一次?」

  「对啊,第二天是周日,休息。Ricky姐说他们俩太猛了,让我小心一点,然后还给我喝了一点药。」

  「你主动的?」

  「没办法啊,我也怕他们两个……不过很少啦,就一点,我觉得基本没什么用,就是撞个胆。」

  「那天怎么样?」

  「他们两个确实很猛,我和Ricky姐两个人那天晚上轮番着来。一开始,洛克站立式弄了一会,可我很快就累了。后面基本上都是后入了,我们撅着,让他们干。」

  「后来就是那次视频了?」

  「对啊,第一次以后我心里就有数了。没想到第二次他们还是那么猛,还给弄到喷了,不过你这个色鬼是不是看着爽翻了?」

  「那当然,都射了!」

  「不过,后面还有呢!」

  「还有?」

  「对啊,结束之后我跟他们说我的任务完成了,后面得专心学习了,没想到Ricky姐第一个不同意。说如果后面不给唐宁、洛克做,那天晚上就得陪他们做一晚上。」

  「你同意了?」

  「当时学习任务确实挺重的,我也就同意了。你不知道,那天Ricky姐不能做,我一个人中间有些不舒服,可最后跟打了鸡血一样,一直玩到第二天早上。」

  「语姐好骚啊!」

  「还不是你!哼!」

  「好好好,我错了!」

  「你错了?哪儿啊?老娘爽过了感谢你还来不及呢!」

  「就是骚货!」

  「切!对了,差点忘了大事!」

  「大事?什么事?」

  「我们学校不是和美国那个大学有合作吗?今年我交换去了半年,然后下学期他们也有两个人过来,而且是一整年哦!」

  「哦?」

  「你猜谁来了!Ricky姐和洛克!」

  「还有还有,唐宁高中毕业,拿了间隙年,也跟来了!」

  「真的?」

  「对啊,他们7月底到!」

  「你是不是想那两根大鸡巴了?」

  「去你的,这不就有吗!」秦语轻车熟路地找到我的肉棒,揉搓起来。
  「着火了?」

  秦语脸一红,说:「讨厌,知道还问。」

  我一翻身,把秦语压在了身下。

  肉棒已经烧得通红坚硬,顶在她的小腹上。

  「讨厌啦,这么着急!」

  我看着秦语,一头扎进那两座山峰之间。

  我伸出舌头,开始探索这具美丽的人体。

  舌尖掠过乳蒂,秦语的身体轻微地抖动了一下。

  继续往下,刚才没看清楚的玫瑰花现在盛放在我的眼前。

  「语姐,真美!」我由衷地讚歎道,俯下亲吻的时候发现缠绕着的玫瑰花枝确实像大写的「Q」。

  再往下,已经到了神秘的山洞门口。

  那里散发着淫糜的味道,有爱液的味道,有精液的味道,还有秦语的体香。
  我忍不住凑了上去,舌头划过阴蒂,探进小穴。

  秦语「嗯啊」的轻喘让我正摩擦着网袜的鸡巴不住跳动了几下。

  在这里,我并没有恋战,而是开始把玩起那被网袜包裹的腿来。

  我将她的脚轻轻捧起,沐浴液和身体的香气扑面而来。

  这是我第一次为秦语做这样的事情,可在那个时候,一切都是那么自然。
  我轻轻地吮吸着她的脚趾,秦语并不怕痒,但口中也不断发出「嗯嗯」的声音。

  「舒服吗?」我轻轻问道。

  「嗯……舒服……嗯……快……进来吧……」

  秦语主动向我发出邀请。

  我跪坐在床上,抱起秦语。

  「老公,坏死了!这次又要怎么玩啊?」

  我把秦语放在床边,她的双腿下垂,身体平躺在床上。

  我站在她的身前,床的高度刚刚好。

  秦语似乎知道我要干什么,她将双腿交叉,环绕住我的腰。

  我把她的腿往上拎了拎,她的背部离开了床,也使那神秘的洞口恰好正对我的肉棒。

  「语姐,来了哦!」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