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下载本站手机APP客户端,看片更轻松,更流畅!

【爱丽丝日记】(续)作者:chen5276

字数:32834
              诱骗——束缚

  朦胧中,我感觉自己似乎被别人从欲望之柱上解放了出来,并被搬到了一张柔软的床上,身上的装备也被卸了下了。我努力想睁开眼睛,但之前在欲望之柱上实在耗费了我太多体力,用尽全身力气也只使眼睛睁开了一条缝,却惊恐地看见一位穿着白大褂的中年男医师狞笑着向我伸出握着手术刀的手,女皇姐姐也似笑非笑地在一旁看着。我刚想有所动作,一只呼吸面罩突然罩在我的脸上,紧接着一股香甜的气息袭来,我的意识也随之被推向混沌之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久违的意识重新回到我的身体中,我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足以睡3人在公主大床上,丝质的被子盖在我片履未着的身体上,细腻柔滑的感觉让人感觉好不舒服。

  我支起身,开始努力回想起之前发生的事情:欲望之柱,止欲横尺,全身拘束,「* 虫」在我身体中的肆虐和得不到高潮的痛苦折磨一一在我脑海中浮现,最后出现在脑海中的画面却是中年男医师和女皇姐姐的那2张不一样的笑脸。  我心里突然紧张了起来:女皇姐姐该不会对我的身体做了什么奇怪的事吧。
  注意到床边的墙上嵌着一面大大的落地镜子,我起身站到了镜子前,细细打量起了自己的身体:精致的五官,匀称的四肢,纤细的腰部,丰满的臀部,胸部的D罩杯虽然不大却正好配我1米60的身高,再加上我白里透红的肌肤和乌黑的长发,使我整个人看上去是那么的完美,一时间我竟然沉浸在对自己曼妙身体的陶醉中……。

  「吱呀」……房间的门被打开了。进来的是女皇姐姐分配给我的2位专用侍女,在服侍我进行简单的梳洗后,她们2人把我领到了一个奇怪的房间中,整个房间大约20平方米左右,一共一前一后2扇门,房间的中央则树着一个带着控制台的可收缩的立体支架和一个硕大的箱子,支架的上中部,上左,上右,下左和下右部各有个向前伸出的机械臂,臂的末端则有着一个铁环。

  当我正好奇地打量着这个支架的时候,女皇姐姐也从我身后走到我的身旁,轻轻地在我的耳旁说到:「我的好妹妹,你也知道一个普通平民想要成为一个皇室成员并不是一件跟容易的事,每一个皇室都有一套自己的测试规则,我们家族当然也不会例外拉。现在你已经通过了2个考验,分别是* 虫的考验和欲望之柱的考验。请原谅我没有告诉你前2个考验的具体过程,妹妹你不会怪我吧。」说完还朝我的耳朵轻轻呵了口气,我耳朵一痒,打了一个激灵,敏感的身体也似乎逐渐燥热了起来。

  「怎么会呢,我想姐姐一定是怕我紧张才故意瞒着我的吧。」我回答道。
  「恩,还是艾莉斯了解我」,姐姐亲了我一口后继续说到:「照道理说我应该先测试后再来册封你的,但你实在长得太像我亲妹妹了,我一激动就先册封你了。现在还有最后一个考验,但这个考验因为要用到许多特别的装备,难度也不小,不过绝对不会危及到生命,所以我想还是先得到你的同意吧。但测试的内容我可不能先告诉你哦。说下你的意见吧。」

  听完女皇的话,我沉思了一下。说实话我的最后的那个测试还是有点怕怕的,因为欲望之柱那个考验已经差不多是我的极限了,但一想到如果能幸运地成为皇室成员,我就能随心所欲地收集各种各样新奇的紧身衣了,还有享之不尽的荣华富贵,我那仅有的一些担心害怕就都随之烟消云散了。于是我一咬牙:「好的姐姐,我愿意试试。」

  「哇,我就知道妹妹你会答应的。」女皇姐姐一把抱住了我。「来,小云和娜娜帮艾莉斯穿上最后考验的装备吧。」

  说完女皇打开了那个大箱子,从里面拿出了一件淡紫色的紧身衣,总体样式就像上次迈克大师让我穿的那一件,但看上去衣服似乎厚了些也小了些,姐姐对我说:「我从迈克大师那里知道你非常喜欢这件紧身衣,所以就向他买了来并作了些修改,这个可是用最新的凤皮材料做的哦,用热风吹过以后会变大,然后在20分钟内逐渐缩小直至完全包裹住里面的物体,这个可以说是现在最最贴身的紧身衣了哦。」

  听了姐姐的介绍,我已经迫不及待地想立即把它穿在身上了。20分钟后,经过加热软化后的凤皮紧身衣在侍女小云和娜娜的帮助下已经紧紧地穿在了我的身上,我也趁此机会仔细地观察了它的样式:

  这件紧身衣紧紧地包裹住了除了我头、颈、乳房、阴、脚踝之外的其他身体部分,胸部的衣服有点厚实,大腿根部则还留有大约4,5厘米的空隙,手部则被我的新服装紧紧地包裹住了,但它不像其他种类的紧身衣穿在身上有种很强的异物感,这见紧身衣穿在身上反而有种凉凉的感觉,怪舒服的。

  在我的脖颈下方锁骨上面的衣服带着一圈插槽,但那插槽并不是突在衣服表面的,而是装在衣服夹层里的,我想那应该是用来接什么东西的,估计也就是项圈之类的东西吧。在阴部、胸部和脚踝周围也有着类似的插槽。

  还没等我细看,女皇姐姐便把我带到立体铁架前,对我说到:「来,最后的装备还需要在这个架子的帮助下才能穿好哦。小云你去操作控制台」很快5个机械臂的铁环就套在了我的双手、双脚和颈部上。

  「好~ ,我们先来穿上嘴巴的装备吧。」姐姐命令道。于是一个特制的钳口器伸进了我的嘴中。

  这个钳口器不但带有强制开闭口装置,而且还带有3个其他钳口器所没有的东西:一副牙套、带槽舌套一个中间带有通道的充气橡胶球。接下来那副牙套先是套在了我上下腭的牙齿上,小云按下了控制器上的一个按钮后  「呼」地一下那副牙套便紧紧地吸附在了我的牙齿上,再将牙套上的4根小铁棒接在了嘴角处钳口器的4个小插槽上。

  我开始并不明白牙套和小铁棒是什么用的,但在我尝试将牙齿闭合时突然发现我的牙齿已经不再受我的控制了,无论我怎样努力都无法再将我的上下腭移动一丝一毫。

  「嘻嘻,这种钳口装置你还是第一次看见吧,以往的钳口器只有撑开的功能,这个钳口装置则能做到完全控制你的嘴巴哦,」女皇姐姐在一旁解释道:「不过这只是个开始。」说完姐姐还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这时我心中突然冒出了一种不详的预感,这种笑容似乎我在那个梦中也见过,莫非……想到这里我突然想终止最后的测试,但由于牙齿已不受我的控制,只能发出几声含糊不清的声音。
  「怎么?想停止测试?已经太晚拉,哈哈哈哈~ 」说完姐姐便发出了得意的笑声:「好了,小云和娜娜继续。」

  于是娜娜便接着拿着一个钳舌装置钳住了我的舌头,装上舌套后将舌套上的插槽卡在了下腭牙套上的小槽上,于是我的舌头也脱离了我的控制。下一步便是向钳口器的橡胶球里充气,直至其将我口中剩余空间全部填满,不过从外面则完全看不出来。

  这个时候的我只能通过橡胶球中的通道和鼻子呼吸了。嘴中被完全填满的感觉十分难过,牙齿和舌头又不能动,我的眼睛已有泪花闪动了。娜娜又从箱子中拿出一根塑料食管,在一头涂上了止呕麻醉剂,便顺着塞口球中的通道往我食道里塞,直至口中露出2,3厘米的头,但由于麻醉剂的作用我感觉不到食道中有什么异物感,但食管的大小正好塞满橡胶球中的通道,鼻子便成了我唯一的呼吸通道,口中那含糊不清的声音也彻底消失了,只有通过鼻子才能发出「哼哼」的声音。

  娜娜操纵着钳口器的控制杆将我的嘴闭合至正好咬住食管的外露部分,接着用1对小铁扣固定住控制我上下腭的4跟小铁棒,从我嘴角处拆去钳口器外露的控制杆。我嘴内部的固定便完成了,唯一外露的东西就只有一根食管头而已,别人也绝不会看出我的嘴里还有着精巧的固定装置使我的整个嘴部都脱离了我本人的控制。娜娜接着从箱子中拿出一块中间带着个小洞的洁白纱布,在将食管头穿过那个小洞后,再将纱布围绕我的下颌部颈部包了几圈后再用胶带固定住。
  「恩,第一步总算是完成了。」娜娜说到。

  在接下去的半小时中,娜娜帮我梳了一个云髻发型,小云则操纵着机械臂将我摆了一个奇怪的造型:双手向身体斜后方45度伸展,身体则微微向前倾斜,双脚则成45度张开,整个人就好象意欲展翅飞翔的少女一样。

  当我正为她们的所作所为感到奇怪时,小云向女皇姐姐询问道:「女皇,这样可以了吗?」「恩,不错,可以定形了。」

  我心里想:「定形?定什么形?」

  这时小云按下了控制台上的一个键,我顿时感到浑身似乎有一道电流通过,想打一个颤,却惊恐地发现凡是被凤皮紧身衣包住的地方全都变的动弹不得,原本柔软的凤皮紧身衣突然变得像大理石一般坚硬,紧紧地包裹住了我曼妙的身躯,淡紫色的外表也突然显示出黑色大理石的纹理。

  女皇姐姐看到了我那惊恐的目光,对我说到:「啊,我忘了告诉你了,这件凤皮衣服有个特性,一旦受到100V的电流刺激,其物理特性便会向黑色大理石转变。这么晚才告诉你,妹妹你不会怪我吧。」

  同样的问题,这次我却只能以含怒的目光和从鼻子里发出重重的「哼」声作为回答。「啊拉啊拉,我的艾莉斯生气了啊,生气可就不好看了哦。就让我们来为你换上一副笑脸吧。」说着女皇从箱子里拿出个看上去有黑色大理石纹路,带着项圈的头罩,头罩上用的竟然是EVA中飞鸟的脸,十分地漂亮,底部还带者卡槽,不同的就是那张脸是一副开心微笑的样子,其发型也是云髻。

  「难道她们准备将我的头部完全罩在那个里面?」

  似乎回应了我的想法,那个头罩和项圈在控制台的操控下分别分为了前,后2个部分,我脖子上的铁环也随之解开了。铁环解开后我的第一个动作就是使劲地转动我的头部以阻止头罩的装备。

  但很可惜事与愿违,在1对3的情况下我毫无选择:小云和娜娜按住了我的头,女皇先是将前后项圈安装好。这个项圈不但包住了我的颈部,甚至还紧紧固定住了我的下巴,于是乎我头部的旋转运动也随着项圈的安装完毕也只能停止了,我的眼睛也只能固定地向前张望了,但好在眼珠还能转动。

  接着女皇将我的头发放进了后部头罩的对应位置中,再将卡槽重新插在项圈顶部。现在我的头部也只剩下面部的头罩没有安装好了。这时女皇姐姐突然说到:「OK,现在让我们请我的私人管家迪克来为我们的艾莉斯公主来介绍一下蕴涵着岛上智慧结晶的其他装备吧。我们边说边做。」

  说完,我眼前的那扇门开了,走进来一位我十分眼熟的中年男子,赫然就是我梦中的那位中年男医师,不过我也想到了那并不是什么梦,他们一定对我的身体做了什么,但此刻的我却又什么都不能说,只能静静地听他们介绍了。

  「恩,我废话也不多说了,先说下这个面罩吧,这个面罩主要特别在3个部分:眼,鼻和耳部。在眼部我们安装了超薄的液晶显示屏以及2条可粘在你眼皮上的可收缩皮带组成的强制观看装置,再通过这个外接无线摄像头(迪克手中的一对纽扣大小的东西)可以让艾莉斯公主看到一切支配者想让她看到的东西。
  在鼻部2跟管状呼吸器则配有2个超小的气泵和消音器,以保证公主的呼吸顺畅。耳部么则采用凤皮包裹,不过还配有一对相同样式的耳塞和内置式接收器,塞上耳塞后公主的听觉也就不再受您本人的控制了,而是受与内置式接收器配套的外传送器(由一个对讲机和1个录放机组成)控制。介绍完毕,我想还是让公主亲身感受下比较好哦。」

  随后小云和娜娜便开始了面罩的组装,而我除了发出微弱的「呜呜」声和紧皱眉头之外无法做任何有效的抵抗。5分钟后,我的鼻子便又被2条呼吸管兼消音器塞得满满了,耳朵也被包裹塞住,感觉陷入了一片无声而黑暗的世界,除了感觉到眼皮上粘着2条带子之外视、听、味、嗅觉全部失效。我也不自觉地闭上了我的眼睛,希望这只是一场噩梦。

  忽然见我感到了我的眼皮被2条带子扯动了,一片光亮又重新映入了我的眼帘,原来液晶显示屏和强制观看装置被管家迪克启动了,适应了下之后我发现我看见了一件半完成的大理石雕塑:一位身材窈窕的美丽少女微开双腿,身体前倾展开双臂作飞翔状,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从前面看几处不和谐的地方也就只有支撑其四肢的铁架、胸前露出的洁白椒乳和露出的双脚了。那不正是我吗?
  「艾莉斯公主,你现在是通过粘在我双眉间的摄像头看着你自己呢,怎么样,感觉不错吧,哈哈。」耳朵中传来了迪克的声音。「OK,接下去让我们看看艾莉斯的乳房有什么装备吧,说实话公主您的椒乳堪称完美。首先先测试下小震蛋的功能。」

  说完迪克的手上便拿出了一个小型遥控器。我有些奇怪,我乳房上并没有粘上震蛋啊。但随着迪克按下按钮,我就感觉到从我胸前一下子传来一阵酥麻的震动感,震的我啊地一声想叫出来,可嘴里严密的塞口物将这声啊变成了微弱的呜,随后便消失在我的口中。胸前的震动并没有停止,酥麻的快感不断的地冲击着我的神经,我多想做点什么,但我什么也做不了,只能不停地扭动我唯一能动的脚趾和脚踝,试图平衡下身体的感觉。

  「啊哈,看样子我们的公主感觉到了,让我们走近点看看吧,迪克。」女皇注意到了我脚部的异样,对迪克说到。

  「遵命,我的女王。」

  于是我眼前的屏幕有了移动,接着我的乳房便出现在了我的眼前。只见我洁白的乳房在微微地颤动着,樱红的乳尖已渐渐有了反映,正在微微树起中。我想闭上我的眼睛,可2条皮带紧紧拉住了我的眼皮,我也只能无助地看着眼前的一幕,身体也随着震动的持续渐渐地燥热了起来。

  但在这时迪克关闭了震蛋的运作,说道:「恩,看来工作很正常,公主你一定很奇怪震蛋在什么地方吧。这可是我昨天晚上用微创手术装到你乳尖下方的神经丛中的哦,这样用可比在外面用震蛋效果强上10倍啊,那对震蛋可是用强效电池供电的,体积虽小但是能不停地动上1年。好了,介绍完里面该为外面装上点什么了。」

  说完他返身从箱子中拿出一对碗型罩子,说到:「这对胸罩可了不得啊,虽然才薄薄的8mm厚,里面可是采用的双层设计,外层十分坚固,里层的罩子则是由100多粒按摩柔珠配上貂皮毛罩做成的,可模仿任何姿势对公主那完美的椒乳进行搓揉,还有乳尖上的夹子,配合震蛋的运作相信你试后一定会感到满意的。更重要的是这对罩子可是能随时用遥控器进行拆卸的哦。」

  说完他就亲自将那对罩子装在了我的胸前,其间还乘机偷摸了我的椒乳一把。
  「胸部的装备就这些了,接下去还到你的脚了。」说着他让小云将整个塑像抬高了一点,继续说到:「脚部的装备除了有拘束脚部的功能外,还有个重要的功能就是………………挠痒!在脚部装备的底部靠近脚掌部分是由数根柔软鸭绒做成的脚垫,按下启动按钮后脚垫会做一些不规则运动,带动鸭绒进行瘙痒式的折磨,根据以前的实验表明瘙痒其实比拷问更能刺激人类的忍耐极限。相信在公主身上也不会例外。」

  说着就让小云和娜娜分别为我穿上同样有黑色大理石外纹的脚部装备。当机械臂再次将我放置在地上时,我的档部已经成了我浑身上下唯一露在外面的地方了。

  液晶显示屏的视角转向我的身后,接着我便看见了我平时看不见的景象:自己阴部的完全照。我平时比较喜欢紧身衣,却很少用橡胶**等东西进行自慰,性经验也不多,所以我如今阴户洞口紧闭,细草绵绵平平的盖在洞口上端,小洞微微下陷,中间的隙缝紧不通风,两片阴唇靠的很紧,呈粉红色,有如两片贝肉。
  「哎呀呀,好漂亮的阴户,不过这样好像装不下下面的装备的啊,还是让我来帮你一下吧。」

  说完便开始用手指开始触摸肉唇,当迪克的手指突破肉缝,碰到最敏感的部份时,我无法控制的发出了呻吟,但却被塞口装备堵在了嘴中,想用尽全力扭动身体,又被周身的束缚衣服弄得动弹不得。

  无助的我只能眼看着迪克开始用手指集中性地摸弄我阴唇间那个已经开始变硬的粉色小肉球。同时他又开启了我胸部的装备,于是胸部震动的酥麻感和貂皮柔珠那舒服的按摩搓揉感又同时向我袭来,渐渐地我的身体开始火热了起来,无法形容的麻痒感,扩散到我的整个下体。

  估计这时迪克的手指已经感觉到我的花瓣深处已经有花蜜的慢慢渗出,这是我没有办法控制的事。接着迪克更大胆地拨开花瓣,将一截小拇指插入深处。我本能地想夹紧大腿,却被已经大理石化的衣物挡住,但收腰的动作更刺激了迪克的欲望,突然让手指更深地插入了我的**.

  「呜。」我轻轻呼一声,同时皱起眉头,身体也随着迪克轻微的抽插微微颤抖。这时我看见迪克插入我**里的手指像搅拌棒一样地旋转,湿润的花瓣则不由我控制得紧紧夹住了迪克的手指。

  「好,看样子差不多了。」说着迪克轻轻地抽出了手指,同时还带出了一丝亮晶晶的液体。在将手上的液体吸入嘴后,他从箱子中拿出一根模仿男人**制成的**,接着他介绍道:「公主,这个看上去很普通吧,这个**长19cm,周长11cm,尺寸也不是很大,关键是它是由一种特殊材质制成的,弹性极佳,**头部还能在震动的同时进行微幅的弹跳运动,当然它还有两种特殊功能,我一会再告诉你。」

  接着迪克便轻轻拨开我阴部的花瓣,将**头部对准我花径轻轻插了进去,一边插还一边旋转以便能更方便插入。而我则只能在忍受胸部震动搓揉的同时感受着花径中传来的插入和充实感。

  终于那根**的大部分都已没入我的小穴,但还有大约2cm的部分露在外面,而我从无线摄像头中看见那根**尾部还有3个小洞,一个较大的和2个比较小的,估计就和他说的神秘功能有关。接着他又从箱子中拿一根两边翘起的细棒:细棒直径只有1。5cm左右,两头各有不同长度的翘起,一边大约2cm左右,另一边则有5cm长。

  我不明所以,只见迪克竟然将较长的那一头对准了我花径上方的另一个处女地:尿道!开玩笑,那里可是女性最为脆弱的地方之一,将棒子插进去肯定会出事的,再说装上去后我以后怎么方便啊,难道他们真的想把我弄死?于是我想尽办法运动全身肌肉想提出抗议,可在他们眼中除了我阴部抖动地更加激烈外就没有任何其他效果了。

  「估计是胸部的刺激太强了吧,这里万一有闪失可是要死人的,还是先关了算了。」  迪克自言自语到,并关掉了我胸部的装备。但他一句「是要死人的」的话却刺激到了我,我也不敢再乱动了。

  这时迪克已经将细棒的一头轻轻插入了我的尿道,我同时感到了一阵刺痛,但刺痛随即便消失了,只是尿道中的异物感随着细棒的深入在不断增加。很快细棒已快到尽头,我感到这根棒子将我的尿道塞得满满的。迪克将细棒另一头插在了**尾端的一个小洞中卡住,尿道栓和**便成了一体,但细棒的异物感却增加了我原本不强的尿意。

  「哈哈,公主你现在一定会为方便问题着急吧,不过你不用担心,这个东西是不会影响到你的方便问题。那根细棒是用细滑的海蜇皮包裹弹性海绵制成的,所以你不用担心它会对你身体造成伤害,它只会给你带来与众不同的刺激。」
  『难道他们昨晚不只是为我植入了跳蛋?』一个可怕的念头跳入了我的脑海,但无论我的那个念头正确与否,我都已经无能为力了,我现在已经差不多成为了一座大理石雕塑,对一切只能被动地接受。

  「哦也,还剩下最后2个装备,接着便能进行启动测试了,我已经迫不及待了。」女皇在一旁说到。

  没想到女皇还有这个嗜好。在女皇的命令下我看见迪克拿了我身上的最后一件大型装备:多用肛塞。在将多用肛塞装入了我的肛门后,我感到3根伪具将我的下体塞的满满的,况且我有看见迪克从一瓶标有「生物胶」字样的瓶子中用小木棒沾了少许,涂在了3根伪具的根部,胶水凝固后,我的下体被彻底地密封了。
  随后迪克又拿出了雕像所需要的最后的一部分,外观像是裙子的档部密封器。这个档部密封器上还装着一个小型机械,并伸出了2根可伸缩的小铁棍,迪克将2根小铁棍对准**和肛塞后部的2个较大的洞内插牢固定,又将几根胶管电线填满最后的几个洞后,将最后一根分支电线一头的金属套固定在了我那微微变硬的小阴核上,再将档部密封器对应位置的卡槽插牢,终于我全身的装备都已固定完毕,我本来那美丽的肉体也被紧紧禁锢在了这个变态的大理石雕塑中。

              惊变——浣肠

  「公主,现在整个装备已经全部穿在了你的身上,让我来总体介绍一下昨晚对你身体的改造和你身上的全部装备吧。在昨晚,我们除了为你植入了跳蛋外,我们还对你的排尿系统作了点小的改动。我们用生物胶封住了你原来的出口,并在你膀胱底部另开了条附带智能单向阀的生物尿道,通向了你的直肠。

  这个单向阀会在2中情况下打开:你膀胱内尿液储量近最大量的85% ,和我手中遥控器的放尿命令,所以你现在就只有1个排泄口了,而每当你放尿时就会给你自己浣肠。在这个肛塞内也配有一样的阀,不过它是双向的。我们昨天晚上为你洗了胃和肠,你体内已不会有固体排泄物。

  今后2个月你也将被通过面罩隐秘处的的食管开口处喂以富营养流质食物。所以你不用担心排泄和健康问题。你的凤皮外套夹层内也带有生命体征检测维持系统和GPS定位系统,一旦你有生命危险我们会在第一时间派人回收雕像。多用肛塞主要有3个功能,肛交、浣肠、和排泄功能。

  肛塞前端和末端各有2个橡胶球,前端的球可以充气,其作用是将肛塞牢牢固定在你的体内。气球前端的尖嘴则会喷出从雕像臀部隐秘处注入的各种灌肠液,当肠内腹压过大或接到排泄指令时,智能阀则会关闭灌肠液输入通道,改从另一条胶管从尖嘴吸入过多的灌肠液,通过埋藏在衣物夹层内的另一条通道,从你右脚跟底部的一个小口中流出,再通过下水道接口排出。现在就让我们实验一下吧,嘿嘿。」

  说完他就将遥控器交给了女皇,走到一旁,取出了一个支架和一瓶400cc的生理盐水瓶和一根输液管,将一头插入盐水瓶,并在我雕像档部拉开了一个小扣,里面露出了一个小的接口,「看,这个就是输液口了,我想这个已经不是公主的第一次了吧」  迪克说到,还故意将摄像头靠近那个接口好让我看清楚。
  就在迪克要将输液管另一头插入时,女皇突然说到:「迪克,我想还是加点料吧,就用13号吧。还有,我想看得清楚点。」

  「是的,女皇。」  迪克答应了,并将一根电源线插在了我左脚底的插口内。

  当我正在疑惑什么是13号时,只见迪克拿出了一个带有20ml深绿色液体的注射器,接着就把这液体注射进了生理盐水瓶中,而我也通过液晶显示屏看见原本无色的生理盐水变成了诡异的淡绿色液体。

  「记住了,公主,这次灌肠和你以往经历的可有很大不同哦,13号会带着你领略什么叫天堂,什么叫做地狱。」接着他就把输液管另一头插入了接口,「女皇陛下,按照惯例输液的开关将由您亲自开启。」

  说完女皇按下了控制器上的一个按钮,而原本包裹住我全身的黑色大理石变成了了白色透明固体,我的整个身体全都呈现在了我的眼前,连我眼前液晶显示屏上显示的画面都一清二楚,还可以看见在包住我椒乳的貂皮柔珠毛罩和深深插入我下身的3根棒状物体及其埋藏在衣服中的各种胶管和电线。

  这时,我看见女皇走到了输液架前,将控制输液速度的钮扳至最大。于是淡绿色的液体开始随着胶管向我的身体流去。我已从他们先前的对话中猜到了这种液体估计和会让人上瘾的麻药有关,我知道一旦让这些液体进入到我的身体里,我的一生便再也摆脱不了女皇的控制了,不,我不要这种没有自由,始终被别人支配的生活!!

  危难临头的我似乎爆发出了不小的力气,我使劲地运动自己身体上我能支配的肌肉,试图摆脱束缚。在屏幕中被整个大理石雕塑禁锢的我发出了肉眼看到得到的动作,整个雕塑也随之产生了微微的晃动。

  「哼哼,别挣扎了,看吧,13号已经快到你肚子里了哦。」这个是女皇的声音。我的注意力回到了我的眼睛上,从迪克的视角看,那股绿色的恶魔水流已经没入了我的大理石外衣里,正逼近肛塞的尾部。

  『不……我不要这样,我不想要这种浣肠!!谁来救救我啊』我一边想,一边绝望地努力摆动收缩自己的臀部以期望能将肛塞弄出自己的身体以摆脱恐怖的浣肠。

  可是这动作从迪克和女皇看来却成了另外一种含义:一位美丽的被禁锢的少女微微扭动着自己雪白的肉体,尤其是其诱人的臀部,感觉就象是春情勃发的少女在渴求恋人的爱抚一样。迪克和女皇的呼吸也逐渐沉重了起来,可他们知道现在还不到时候。这样的浣肠经过几次后再配以一些特殊的课程,足以把任何坚贞的少女改造成任何他们想要的性格。

  在我的感官中,几秒钟好象有几小时那么漫长。终于,绿液进入了肛塞尾部中,下一秒我就感觉到一股微凉的液体接触到了我的肠壁,我的身体顿时一紧,注意力不自觉地全集中到了腹部。在一开始的时候,但内脏好像有被火烧的感觉,同时还产生强烈的便意,但是很快的一股舒服的酥麻感代替了火烧的感觉,并且逐渐向整个腹部蔓延。

  麻药所带来的快感很快对我的形成了围攻,而我只能努力集中精神抵抗着不断从腹部传来的快感。迪克还适时启动了肛塞的抽插功能。主要实施这个功能的是位于肛塞尾部的第2个小球。随着档部密封器中小型发动机的运作,那个小球开始有规律地在我的肛门进进出出。

  由于是采用双层设计,所以现在整个肛塞并没有移动,动的只是那个小球而已。除此抽插之外,那个小球还会不停的转动、扣弄。每当这个球状的震动器进出自己的肛门一次;我的小菊花就无奈的开合闭合一次;还要承受次从肛门塞进异物,然后又从肛门排出的感觉。

  同时,晃动转动的球体还在忽左忽右的扣挖着我的菊穴。我觉得就好象有人站在自己背后,用手指在自己的屁眼中不断抽插、转动、扣挖……。绿液的喷射此时也配合着小球的抽插,每当小球进出我的菊花一次,喷嘴就会射出一次绿液,绿液带来的酥麻感就会冲击我那脆弱的神经一次。

  因此这时的我不像平时感觉到的是肛交的辛苦,我只能感觉到酥麻的快感随着小球的进出扣弄一次次地从我的菊花传来。酥麻的感觉也逐渐在我的花径内逐渐显露。这种屈辱的快感很快让我无法抵御。脑中抵抗的思想也逐渐被快感侵占。
  「怎么样,感觉很舒服吧,这样很快你就会喜欢上肛交了。」此时女皇的声音突然从我耳中传来,我突然打了一个激灵。原来从显示屏中可以看出被禁锢在大理石外衣中的我已经不是一开始全身肌肉紧绷,反抗快感的样子了。此时的我身体颤动的节奏已经住了跟随着菊花内小球进出的节奏,看上去我就像在迎合着菊花小球的交合一样。

  『我怎么能感觉到快感呢,他们是在用残酷的刑罚折磨我啊。』

  抵抗意识重新回到了我的脑中,我身体的第一个反映就是下意识地收紧肛门的扩约肌以抵御小球的进出。但我此时的动作似乎也被迪克和女皇预料到了,他们一看我下身肌肉开始紧绷,女皇同时启动了我胸部的震动搓揉装置,花径内的**也同时开始了抽插和跳动,尿道内的细棒也随着**的动作开始进出震动。
  虽然细棒的动作不是很大,但是在敏感的处女尿道中抽插,带给我的那种感觉是其他部位难以比拟的。特别是此时的我还有了强烈的尿意,那根小棒却还在自己的尿道中无情抽插,而膀胱的另一个出口却始终牢牢地锁着,那种崩溃的快感让我感到浑身颤抖。

  此时紧绷的肌肉反而更夹紧了我在我下身进出的3根伪具,使快感更为剧烈。比原先强烈十倍的快感很快冲溃了刚想组织起的抵抗防线,我很快就被送上了第一重高潮:浑身都在不停地颤动,想大声呻吟却怎么都喊不出声,只能扭动唯一能动的脚趾来发泄高潮的快感。

  『好……好舒服啊。』快感此时已溢满了我的大脑。此时女皇手中的遥控器忽然亮起了一盏红灯。

  「啊拉,这么快就高潮了啊,再试试这个怎么样?」

  随着按钮的按下,浣肠液的输入突然加快了速度,腹压的增加使我的花径和菊花更紧实地包裹住了侵犯我的伪具。我突然感到我那已经充血的阴核被一股电流狠狠地电了一下,  G点受到如此强烈的刺激,直接把我送上了第2重高潮:浑身肌肉再度紧绷,花径和菊花的肌肉甚至产生了痉挛,花径中也忍不住地喷出了欢喜的花蜜。

  『不……不行了,实再是太舒服了,小穴和屁屁那里实再是太舒服了。』
  女皇手中的遥控器同时也亮起了第二盏红灯。但是女皇似乎还意犹未尽,又按下了第三个按钮:原本已快装满的膀胱内的尿液在智能阀的作用下迅速地向外涌向我的直肠,直肠内的智能阀也同时向外排泄液体。

  长时间憋忍后得以排泄的快感加上被直肠吸收的麻药带来的快感象汹涌的后浪,第三重高潮一下子吞没了我所有的理智,我只感到自己似乎真的像到达了天国,浑身上下无一不感到舒坦,脑中除了舒服的快感之外空无一物。最后,我再也承受不住这前所未有的高潮刺激,双眼一黑晕了过去。

  就在我晕过去的同时,女皇的遥控器上的一盏黄灯亮起。「哼,竟然高潮得失神了,看来真是有做顶级* 奴的潜力啊。迪克,允许你用所有的道具,在2个月时间内把她调教成一个人尽可夫,只知性交的* 娃,可不要把她弄死了。」说完女皇便走出了这个调教室。

  「可怜的爱丽斯,要怪只能怪她长得太象莉莉了,头一次看见女皇如此冷血。先让她休息一会吧,但愿她能挺得过这一关。可惜女皇的意愿我是无法违抗的啊。我还是去做点准备工作吧。小云娜娜,一会把她搬到我的工作室去。」迪克叹了口气,因为随后走出了房间。陪伴着昏迷的我的只剩下依然在向外排泄着我体内黄绿色混合液的智能阀的轻微马达声。

              按摩——调教

  『呜。』不知道过了多久,意识重新回到了我的体内。我尝试着睁开眼,眼前依然是一片漆黑,嘴里依然被固定地一动都不能动,全身感觉麻麻地。尝试着移动下身体,手和脚依然保持原状不能移动,但我却惊喜地发现原本全身不能移动的情况已稍微有点改变:大理石外衣的包裹感在膝盖上部和下腹部消失了,我的腰臀部已经露在了空气中。

  我开始欣喜地以为大理石的包裹正在逐渐地失效,于是努力地摆动身体想更快地逃脱束缚。但管家声音的出现很快打破了我的幻想。「哎呀呀,公主你醒了啊。但这么大清早地就那么努力摆臀,难道就那么快想要昨天那种浣肠吗。」
  『昨天?浣肠?』很快昨天那屈辱的记忆出现在了我的脑海里:被女皇诱骗穿上凤皮紧身衣做成大理石雕塑;被强行穿上各种拘束设备;被深深插入身体里的3根伪具,及最后被带有麻药的盐水浣肠。但我却不愿相信最后我居然在这种情况下感到了无比的高潮和舒适。

  我将其归咎与他们对我使用了麻药,却不知那种飞入云端一般的感觉已深深埋入了我的意识深处,并将最终成为我彻底堕落的根源。眼前一阵亮光袭来,我的眼皮又再次被皮带拉起。首先看见的却是我那在不停摆动的雪白臀部,我这才意识到我竟然摆出了如此一种羞人的动作,而且还是正对着迪克。我感到脸上一热,下一秒那种动作便立刻停止了。

  「唉,」管家的语气中透着一股意犹未尽的遗憾:「好了公主,我还是先看看你现在的姿势吧。」说完迪克退后了几步,并绕着我走了一圈。

  总体来说我的姿势基本上并没有改变,唯一外表不一样的地方就是我臀部的装备全被卸下了,腰臀部全暴露在了空气中,配合身体其他部分的黑色大理石,有一种说不出的* 秽感。装备上,除了2根通到我菊花内的胶管,从外表上就再也看不出什么了。但在我的感觉却不是如此,因为我感到我的『前』尿道和肛门中依然被塞得满满的,不知道他们又对我做了什么。一阵恐惧感突然笼罩住了我。
  『昨天我都承受下来了,不会再有更糟的情况了。』我自己在心中默默地安慰自己。

  「现在是一天中唯一的吃饭时间,也是除了睡觉外唯一的休息时间,好好享受吧。小云你来喂她。」说是吃饭,其实也就是将大约500ml的流质食物通过食管直接注射到我的胃里,没有味觉,有的只有胃部逐渐加强的鼓胀感。
  「饭后不宜剧烈运动,今天就从按摩开始吧。」接着映入眼帘的的我是被特写的被大理石按摩胸罩包裹的胸部。突然间,原本罩在我乳房上的2个圆罩脱落了下来,我感到胸前一凉的同时一对浑圆挺拔的椒乳出现在我的眼前。

  「我昨天就说过公主的乳房是我见过的最完美的乳房之一,如此宝物怎么能就此埋没呢?开发的时候到拉。」说完我只看见镜头逐渐接近了我的椒乳,镜头一转(粘到了我的胸前),只见迪克先是伸出舌头,用舌尖围绕着我我左乳尖舔了一圈,然后便含入嘴中用舌头轻轻挑动。同时伸手从根部握住了我的右乳,一双大手正好将我的右乳大部分收入掌中,开始用轻柔的力道开始了搓揉。

  我努力地想阻止这一切的发生,想极力地收缩自己的胸部,然而奈何上身的衣服本来就紧紧的包裹住了我的身体,虽然在胸部留有些许缝隙供我呼吸,却根本不能用来阻止迪克对我椒乳进行搓揉吸吮。结果我就只能任由我的椒乳猥亵的向前突出,心里不断地鼓励自己『我决不会认输的,决不!』。

  我的心虽然现在还是坚强的,但很显然我的肉体并不能完全受我意志的控制。在迪克高明手法的努力下,一丝丝的快感不断从我胸前传入我脑中。我也从我眼前的屏幕中注意到我原本雪白的椒乳渐渐地变成了淡粉色,10分钟后,迪克的嘴和手离开了我的乳房,此时我那樱红的乳头已经树了起来。

  「效果不错,该上大菜了。」接着我听到了一系列开瓶,涂抹什么东西的声音,我感觉到迪克走到了我的身后,对我说到:「公主,happy的时候到了,天国的大门将再次为你打开。」

  『天国?13号!麻药!难道他又想对我用那个?……不可以!』虽然犹豫了一下,我却根本没有在意。我只能摆动我的臀部以示抵抗,但随即就停止了,因为我知道抵抗也没有,深入菊花的胶管已经在我体内了,抵抗只能让他们更加兴奋嚣张。

  「嘿嘿,想采用不抵抗策略?还是让我给你个惊喜吧。」说完,一双沾满绿液的大手出现在了我胸前的视野内,迪克他竟然用麻药当作按摩乳液来按摩我的乳房!!对麻药相当抵触的我再次扭动全身想做抵抗,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双大手握住我的椒乳。

  「为了能让公主看的更清楚,我们换个视角。」

  「啪」的一下,我的视线转到了我的正前方(通过粘在我面前的一把椅子上的摄像器),正对着我翘起的乳尖。我看到迪克将手掌覆盖住我大部分的乳房,再用食指和大拇指紧紧拈住我的乳晕部分,指甲抵住翘起的乳头,双手开始望我乳沟方向进行搓揉。一开始尖尖的指甲总是弄疼我,但随着绿液逐渐布满我的椒乳,那种能将人送入天国的酥麻感从我的双乳传出,致命的快感又开始逐渐侵占我的理智。

  看着一双陌生男人的手不断地搓揉自己的乳房,我想没有一个女人愿意看到,但在眼皮上皮带的强制下和胸前快感的驱使下,我只能呆呆地看者眼前猥亵的一幕,看的时间久了,我甚至有了「原来这样揉可以那么舒服」的想法,虽然这种想法只是一闪而过,我却感到害怕了。

  我想『这一定是麻药的作用,是麻药让我产生这种感觉的。不是有好多意志坚强的人都败在了这个脚下吗。这不能怪我,不能。』

  人就是这样,在为自己的堕落找到借口后,只能更加加快自己的堕落。这时的我感到胸前传来的快感愈发强烈了,花径内也逐渐湿热了起来,可在我下体的装备却没有任何的动作,一种空虚感逐渐在我的下体凝聚,在经过昨天快感冲击过的菊穴那里这种感觉尤为强烈。

  在大脑的80% 理智被胸前快感占据的情况下,我开始不安地开始微微扭动自己的臀部。随着时间的推移,空虚感在我的直肠内演变成了一种瘙痒感,迪克则又将手上涂满了绿液后继续着对我胸部的按摩,同时开启了我肛内的装备,于是昨天那种被人肛交的感觉又出现了,不过缺少了绿液,那种瘙痒感反而更加强烈了。

  但在刚才我并没有看见我的菊花那里有什么装备啊,他们是怎么弄的呢?
  这个疑问刚出现在我的脑海,立即就被一阵快感淹没了:迪克用指甲尖端划过了我的乳头,本来该是疼痛的感觉却变成了让人沉溺的快感,紧接着迪克同时用食指和大拇指捏住我胸前那早已挺立的2点樱红,并不住地用手指搓揉,有时还用指甲尖轻轻地刻划,2点同时的犀利进攻顿时让我的理智溃不成军,再加上麻药的作用,我竟然在这个时候就高潮了:全身紧绷,花径内的蜜汁大量的分泌,我甚至能感觉到它们正沿着我的大腿向下流去,舒服的感觉再次充满了我的大脑。
  「哈,麻药的威力还真是不小啊,这样居然也能高潮啊。」这句话点醒了我的理智,我在为自己行为感到羞愧的同时想到『麻药,这全怪麻药,要不是你用麻药我怎么会变得如此……如此的* 荡。』屏幕中那双大手离开我的乳房,然后用毛巾擦去了剩余的液体,我的视野中只剩下我胸前那对被揉得微微发红的椒乳,随即眼前的屏幕也被关掉了,我又陷入了黑暗之中,只是透过液晶我还能看见微微的一丝亮光。

  然而,还有更严峻的事在等到着我。高潮过后直肠内的感觉并没有消失,除了瘙痒感又加上了好似蝼蚁啮咬的难过感受,我知道这是昨天麻药的瘾上来了。刚才要不是有胸前的酥麻快感支撑,我想那种感觉一定会让我更加难受。本来我准备靠胸前的酥麻快感撑过这次发作,现在迪克却停止了按摩,还关掉了我眼前的显示屏,并关掉了我的肛部装备。在黑暗中我只感到下身那难过的感觉愈发强烈了。

  「公主啊,你下身的感觉一定感觉很奇怪吧,是不是很需要13号呢?」迪克揶揄道。此时的无法作出回答,却很疑问他们如何对我身体的状况如此了如指掌。「这样吧,如果公主想要13号,就对我摇2下屁股当作回答吧,很简单吧?哈哈。」  对次我早有心理准备,因为我知道他们一定会利用这个来打击我,我也早在心里下了决心,即使死也不会答应他们的要求。

  想到这里,我便集中起我的全部精力抵抗着毒瘾,抗击的过程是痛苦的,但这也是我的道德底线:你们可以用麻药来折磨我,可以用它来令我产生无法抑制的快感,但这都是因为麻药的功效,并不是我的堕落,但你们休想用麻药来引诱我,我是不会因为麻药而乞求你们的。

  感觉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后,已经快到极限的我已经没有力气来支撑自己的臀部了,整个下肢都几乎没了感觉,雪白的腰腹部布满了细密的汗珠,我感到我好象堕入了蝼蚁地狱,嗜血的蚂蚁啃食掉了我的下肢,并在不断地咬着我的直肠,那种感觉不是人能忍受的。但我还是坚持住了,我没有想他们求饶。

  就在我快陷入昏迷时,我感到一股水流喷进了我的腹部,昨天的一幕又再次上演,不同的是我的花径中并没有任何装备,而伴随着『肛交』的液体喷射在缓解了我直肠的痛苦后也就随即停止了。我在庆幸我的坚持取得成功的同时却也有了小小的遗憾:天国……没到啊。

  以下部分分为2部分:爱丽斯的想法和迪克的动作

  爱丽斯:

  在接下去的很长时间里,我一直在黑暗和寂静中在不停地重复相同的经历:令人舒服至极的麻药胸部按摩,随后就是难熬的与麻药对抗的时刻,他们会不停地诱惑我堕落,但只要我忍过了一段较长的时间,他们就会在我崩溃前认输,随后是麻药浣肠和尿道震动刺激,接着就是强制排泄。每当这些经过3次后迪克就会让我睡觉,但没有时间感的日子还是很难熬的。

  唯一不舒服的就是那令人讨厌的不知名的肛具,总是在我浣肠的时候进进出出,还不断地的抽插、转动、扣挖,一开始我非常不习惯,但在后来却也渐渐习惯了,不过浣肠总在我将要上天国的时候突然停止,让我好怀念第一次那种上天国的感觉啊,但这都要怪麻药,如果非要麻药才能到达天国的话我情愿放弃。
  因为不必担心他们会看到我接受按摩时享受的神情,胸部按摩可以说是我每天最期待的时刻。此时的我依然坚守着自以为正确的道德底线,也坚定不移地做着享受麻药,拒绝乞讨的事。

  因为我认为麻药带来的快感是没有人能够忍受的,并不是我正在堕落,我不是每次都被他们以麻药为诱惑引诱堕落吗?我每次都与他们做了斗争,并一直坚持到了现在,每次都是以我的胜利结束的。所以我没有堕落。我是不会向他们认输的。他们休想征服我。

  但是,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迪克:

  可怜的女孩啊,其实我是感觉非常对不起这个女孩的。刚来的时候,我知道这个女孩内心其实并不是十分* 荡的,也不适合作为女皇的M,她毕竟只在欲望之柱上坚持了2个小时就昏了过去。

  要知道当初小云和娜娜在未经女皇训练前都能撑个5,6小时。只是她那对紧身衣那近乎偏执的喜爱和与莉莉公主几乎一样的长相害了她,似乎只要能给她稀有的紧身衣,除了自由外贞操什么的都可以拿去换,前者带着她来到这个她不该来的地方,而后者则给她带来了灭顶的灾难,想到当初女皇是怎么对待莉莉公主的……不说了,去看柿ノ本歌磨的漫画就知道了。

  但女皇的意志是不能违背的。针对这个女孩的性奴调教计划还是在我和女皇的共同商量下完成了。在我看来,这个女孩不能同时抵御快感和药瘾将是导致其最后人格崩溃的最大祸首。其实本来麻药溶液是无色的,故意将其弄成绿色正是为了引诱其上钩。

  经过这20多天的训练,她已经完全沉浸在按摩和浣肠带来的快感中了。她现在的心理应该是一边享受麻药带来的快感一边又抵触着对麻药进行乞讨。其实除了前5天我们使用麻药的完全水溶液为其按摩和灌肠外,其后每天的麻药溶液浓度都在不断下降。

  取而代之的是其在浅度睡眠时进行的催眠暗示,让她对按摩和浣肠产生强烈的依赖,现在的她只是用手去按摩乳房就能让她产生原本要用麻药才能产生的快感,甚至还能产生高潮,只是她现在还不知道罢了。

  她以为她只要能忍受绿液中麻药带来的药瘾就证明她未曾堕落,现在的她完全将自己的一切全压在了对麻药的抵触上,却不知道现在让她上瘾的已经不是麻药,而只是单纯的按摩和浣肠而已,至于用什么浣肠液已经不重要了。

  还有,第一天她在按摩结束后直肠内产生的药瘾下坚持了30分钟,不错的成绩,但其实每天我都将灌肠的时间提前了1分钟,对都将全部精力与药瘾对抗的她来说1分钟的差距并不是那么明显,她又看不见时间,所以到现在她还是以为自己每次都能抵抗很长一段时间,实际上只有8分钟而已,也就是说一旦胸部按摩结束8分钟后不浣肠,她就会忍受不住药瘾的折磨,要么昏过去,或者向我们求饶。

  最后我和女皇将以这些为突破口彻底击碎她的抵抗意识。啊,胸部按摩时间到了,在这里我不得不说一句,她的椒乳长得实在是太棒了,捏起来的感觉……挖塞,不说也罢,不说也罢,而女皇又不让我上她,忍得我好辛苦啊。当然,对她的训练还不止这些,但时间不够了,以后再说吧。

              比赛——堕落

  不知道我在微光的世界中过了多久,当我再一次睡醒时我听到了一个我久违的声音:「啊拉,我们那* 荡的小公主醒了啊,准备好臣服在我的脚下了吗?」这个不是女皇的声音嘛,难道因为迪克无法用麻药让我屈服,女皇打算亲自出马?哼,无论谁出马我都一定会坚持到底的。

  见我不为所动,女皇却继续说到:「看样子公主是不会主动臣服与我了,意志十分坚定啊。这样吧,我们今天来做个游戏,我们会想尽办法让你达到天国般的3重高潮,就是你第一次感觉到的那样。公主你的任务就是抵御高潮,期限为半个小时,如果在这时间里公主你不小心达到了高潮,就算你输了,今后要服从我的一切。反之则算你赢了,你将成为正式的皇家公主,我这里的所有东西和下人都任你挑选,怎么样,可以不?同意的话你就扭1下屁股,不同意就扭2下,表示下你的意见吧。」

  『开什么玩笑,你们在过去那么多天都用绿液麻药来折磨我,如果你们使用13号我铁定没有赢的机会,这不公平!再说我没禁锢成这样谁知道你们会不会遵守约定啊。』我打算反抗,但心里却不知道有没有用。但我还是我摆了2下臀部以示抗议。

  「看样子公主还是有顾虑啊,这样吧,我给你个优惠,我们不会使用任何麻药,包括13号。而且我们也请了公正员来为这场比赛做公正,一会我还会让你和公正员见面,这你总同意了吧。」

[ 本帖最后由 a198231189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a198231189 金币 +16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版主帮排,金币减半 ...